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鹽狗2‧第九章、上


該記小語一功。
當他在兄長面前宣佈跟小語在一起的時候,在後視鏡中看到兄長的表情──
像突然被人從懷抱中搶走專屬的玩偶,震驚、疑惑而難過。
兄長輕輕眨眨眼表示我懂了,然後像上次他感冒時躺在床上談及小語時,兄長迫不及地想要逃走。當蔣琤連傘子都不開直接衝進宅子時,他邊打開傘子追上去,邊無法壞心眼地感到像汽水泡沬般昇起的愉悅感。
在他冷處理蔣琤一段時間之後,蔣琤甚至主動在上班時間時找他了。
究竟會是什麼事呢?有什麼事會讓愛冷感的兄長急著找他?完全沒有頭緒,卻好奇得坐不住,偏偏他今天必需出席董事會議完全抽不開身,回到公司很可能都七、八點了。本來不想要冷處理的卻變成又擱置他了。
 
他讓秘書告訴蔣琤有什麼事回家再聊。
沒想他拖著疲憊(主要是精神被疲勞轟炸)的步伐回辦公室,把燈打開時,卻看見蔣琤躺在沙發上。他下意識地看看秘書室的方向,那裡的門緊閉,秘書已下班了……到底兄長是怎麼進來的?
蔣琤把腦袋枕在交疊的手肘上側躺,睡得很熟。他邊把黏在兄長臉旁的頭髮勾到耳後,邊看向空調鍵的方向(竟然沒開),也不知道是焗昏了還是睡昏了。
再捨不得還是得拍醒他,就餵他喝點水解熱再駕車回家吧。
「哥……」他彎腰的時候眼角瞄到兄長的牛仔褲袋露出白色一角,他幾乎一眼就認出那是什麼,他伸手去扯……才扯出半張,蔣琤就悠悠轉醒了。
 
「嗯……
蔣琤揉揉眼睛,半夢半醒地睜開眼睛瞧他。
看得比較清楚之後,兄長露出嚇一跳的表情並且向後縮。
 
「是我。」
他輕輕握著蔣琤的手腕,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給嚇著。
 
蔣琤聽到他的聲音後表情變得柔軟,放鬆聳起的肩膀。
呵,還是一副愛睏的模樣。他把被微波得軟綿綿的兄長扶起來,兄長低頭半懂不懂看著褲袋被拉出一半的磁卡。「我本來是在等你的……等著等著就……
 
「就睡了,連空調也不開。」
他到飲水機斟了杯冷水,想了想還是加了點熱水調成溫水,邊把紙杯遞給他邊道,「為什麼磁卡會回到你那裡?你用磁卡直接進來了?」
 
蔣琤把硌得他不舒服的磁卡從褲袋中抽出來,「……你說有事可以直接找你,但我沒這張卡的話根本到不了你辦公室。」
 
有道理。
但沒想到他竟然趁他不為意時把磁卡偷回去了,哥本來是如此狡猾的人嗎?
「有什麼事非得上班時間找我?邊回去邊說吧。」
 
蔣琤牛飲了整杯水,看起來真被悶熱得夠嗆,兩頰陀紅。
他把紙杯接過掐扁後扔進廢紙廔,繞到辦公桌後把電腦關掉,兄長也慢吞吞地穿上外套跟揹背包,一路無話,直到他們進電梯,與他並肩的兄長才開口,聲音還是被蒸過般溫糯,「……我剛剛不小心睡下了,睡得很差,作了個夢。」
 
誰叫你不開空調,活該。
「夢到什麼?被扔進巨型微波爐了?」
 
「我夢到……爸,他回來香港了。」
 
原來是夢到那個男人,怪不得甫醒來看見他的臉就被嚇著。
這對蔣琤來說可是最惡的惡夢。「然後呢?」
 
……沒什麼然後了,就這樣。」蔣琤跟隨他的步伐走到停車的位置,落後了些,「如果他真的回香港,然後又出現在你、不、我們面前,你會怎樣?」
 
真是令人生厭的聯想,畢竟他光想起那男人曾整容的臉龐就會作嘔。
但老實說,除了那張臉上的肉疤外,五官卻像暈開的水彩般模糊。
他不答反問,「那你又會怎樣?」
 
好像被他的問句噎住了,兄長呆站在車門前三秒,才板下車把坐進去。
……我也不知道。」
 
兄長會主動提起那男人可真反常,大概是剛作惡夢沒有安全感吧。
這數年來,蔣琤明明絕口不提或刻意迴避有關那男人的一言半語。
他邊把安全帶拉下來邊答,「我會殺了他。」
 
咻──
兄長一時沒抓緊安全帶,黑色帶子霍地彈縮回去。
他微嘆一口氣,替他把安全帶拉下並卡進嵌糟。「我說真的,若他敢再出現在我面前,我會殺了他。」
 
「殺人不是靠嘴上說說的。」
 
「你沒聽過有錢駛得鬼推磨嗎?不過,果然還是得親手殺死他才解恨。若我不做,你的老媽也會搶著做吧。」
 
直到他把車子駛離停車場,看往窗外的蔣琤都不再說話。
……真的被那惡夢嚇到了嗎?「你說有事急著找我,到底是什麼事?」
 
蔣琤如夢初醒般轉過頭來,看著他的側臉輕輕眨眼。
……那個,星期五我能請半天假嗎?下午。」
 
「請假?」什麼時候兄長要請假需問准他了?有時候他發現兄長因補假關係而沒上班也會微微驚訝,「你要請假不用找我,跟你上司說一聲就好了吧。」
 
……也對。」兄長弱弱地應和,再立即接,「星期五下午尚學長會出演真人特攝兒童劇場,馬尾答應了去捧場,又怕一個人在婆婆媽媽堆中會尷尬所以抓我陪他,若你想看的話可以一起來,我覺得應該會蠻有趣的。」
 
他跟吳陵的感情是真正的好。
比作從前,若兄長坐在他身旁手舞足蹈地「炫耀」他跟新識朋友如何「如膠似漆」,他大概等不及回家就把兄長幹暈在車上,逼他允諾以後除了公事外不會跟吳陵約會。「你急著找我就是因為你覺得我對兒童劇場有興趣?」
這就是兄長介定為「沒法回家再說的事」?這傢伙真令人費解。
 
「只是想說你從小至大都沒看過,真人特攝應該蠻有趣的。雖然是兒童劇場,但還是要求演員們要有武術底子,我聽吳陵說他們製作很認真,連媽媽們都看得很投入很興奮。」
 
「那我拜託你千萬別看得很投入很興奮。」
他才不想承認自己心上人跟那些在生活中缺乏鮮活帥哥的公園大媽是同一個等級,再說,蔣琤只要在他身下表現得很投入很興奮就夠了。
……Fuck,慾求不滿太久而現在兄長就離他10cm,讓他滿腦子都是「車震」。
「你突然來反省及內疚什麼?我小時候沒看過因為我根本沒興趣看那些騙小孩的把戲,我真想看的話早叫你帶我去了。」
 
彷彿回憶起他小時候的模樣,兄長嗯了一聲並微微勾起嘴角,表情變得柔和似乎因為他的話而心情轉好。「也對,你本來就是不會忍耐的孩子。」
 
蔣琤根本不曉得他在忍耐什麼,他都他媽的要佩服自己了。
兄長對他的了解夠深,他根本毫無耐性,但要真正得到身邊的男人卻要跟他比誰先熬不住。「所以就這樣?你只是想彌補當初當奶爸的不足之處?別說我沒興趣,星期五我也約了小語晚飯。」
 
當他報復般故意提起小語時,在後照鏡看到兄長的臉色微變。
蔣琤甚至沒辦法立即接話,沈默了兩秒後才哦了聲,看見兄長開始變得憂陏就讓他的心情轉好。嘖,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法掩飾自己的妒忌心呢。
冰冷地生悶氣的兄長可愛到讓他想緊摟不放。
主動刷卡來找他等他邀約是很大的進步。
但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肯說「不要」?要求他別走?明天還是後天?
看著窗外等待他的頎長剪影,蔣曦邊泊車邊想:明明可以舌吻到他高潮,然後拉他進房進行下半場,現在卻只能各自回房。
自作孽不可活,對他跟蔣琤來說都是。
啊,他快淪落到要忘帶浴巾,叫蔣琤打開浴廉把毛巾遞給他了。
 
***
 
「喂,那個……」吳陵啜了一大口汽水再開口,「你跟你弟說了便利店的事了嗎?那個恐佈的大叔真是你爸?你們確定是蔣晏?」
 
他接過吳陵遞給他的精美傳單,「太難開口了,最後沒對他提起。」
但依蔣曦多到有剩的疑心可能已猜出端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