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壁咚梗【心皚篇】



只為了確定眼前場景千真萬確,男人以三指除下墨鏡。
他的雙眸瞪得跟嘴巴一樣圓......
這、這裡哪是什麼柳丁儲存倉啊,根本就是壁咚修羅場了好不好?
陸皚默默地拿出口袋中的手機,拇指一撥把預先load好的壁咚說明短片刪了。
一打開旅館的門他就踏進了他娘的壁咚納尼亞啊!壁咚之密集都讓他想自掏口袋砌多幾磚牆給他們玩了,看看那沾滿灰塵的袖口跟瀏海,還有被他們一人一拳錘銀般硬生生改造成前衛風格的水泥牆......更別提牆邊那幾吋高的漆灰了!

這時候,某個眼利的柳丁在壁咚與壁咚之間留意到他,喊,「皚哥你來咧!」
陸皚心裡一赫、眉毛一抖,下意識移動腳步離開牆壁。
作孽了,熊仔不開口他還以為哈雷收了個頭毛漂成灰白色的柳丁。
有一段時間沒見的熊仔喜上眉稍,歡天喜地地向他奔來。
與之相反的所有形容詞都適用於陸皚的心情上,這哪是熊仔,分明是移動的小型塵瀑啊喂,熊仔頭毛上傾瀉而下三千呎的漆灰比十分大瀑布還精彩,陸皚邊觀光邊憋著一口涼氣,一手夾著鼻子一手掩著嘴巴,不停向後退遠離他。

「哩殘著別動!殘著別......」

「皚哥你在說啥啊?我聽不懂你鄉下的方言啊!你幹嘛一直後退?」
陸皚稍稍鬆開手掌,「我叫你別動,就站在那兒別過來!你會害我鼻敏感跟花粉症發作的!不准接近我!」

「噢......」似乎頗有自知之明的熊仔抓了抓頭髮,甚至抓下一塊油漆。

「我身後有牆嗎?」

「什麼!?」

「不要打馬虎眼,我身後有沒有牆!?立即答我!」

「哦!牆是沒有啦......」剛剛皚哥避開他的同時有注意不把自己弄進死角,因此像發羊癲癇般的行進路線異常扭曲歡脫。「不過有......」

「有牆又怎樣?」低沉的聲音在他身後極近的地方傳來。

陸皚還不疑有詐,順著接:「我當然不能被你們這群小混蛋咚了去,我的第一次要給阿心的......欸?」

下一秒,他的後頸就被一隻又大又暖的手掌包裹住。
阿心硬性地將他板過去,奪回他所有的注意力。
朝思暮想的戀人突然出現在眼前,陸皚只能像個他媽的十五歲初戀小夥子般啞口無言,硬生生被越發有味道與梭角的戀人帥了一臉,心臟爆發的岩漿熱流都不知道要往上還是往下湧(你懂的)才好。
啊,這是第四百零二次還是零三次一見鐘情了,啊阿心的頭髮長了好多......
褐紅髮的混血兒攬住他的後腦杓,另手一指下面,「咚?」

沈浸在第四百零二(或三)次一見鐘情的幸福愉悅感裡的陸皚醒了過來,發現戀人顯得不耐煩(很大一點),眉頭微微皺起,連伸出食指指向下的那隻手背都冒出了青筋。「啊,哦那是咚沒錯......不過我說的『咚了去』不是這種咚,是壁咚。」
退一萬步來說,他再怎樣弱雞也不會被某顆腦殘柳丁給咚了去。
進一步來說,阿心是他有名有份的老婆,他們的壁咚第一次絕對要給大家。
(我的天啊阿心的咚看起來好大我真想現在就脫他褲子給他含還有操他......)

當他說到壁咚的時候,混血兒男人的表情出現了微妙變化。
準確來說就是從不耐煩一口氣升級到不爽,還不是普通的不爽。
這 時候熱心過頭而且樂於管別人家務事的熊仔立即湊前與他咬耳朵,「皚哥皚哥,不要在心哥面前提壁咚兩字啊,心哥超討厭的!這個風潮是幾天前哈雷哥看了網上短 片之後帶起來的,大家都覺得很好玩啊可惜心哥找不到人跟他玩......似乎因為這原因所以心情一直很不好,而且還睡不夠呢!」

媽啊.......
你 們是沒有在心哥面前說,可是你們身體力行地做出來了啊!不講直接在他面前做就會比較好嗎?他這輩子都不會搞清楚柑橘水果腦袋的邏輯!他用腳趾想都知道阿心 就是因為這幾天樓下像要打掉一層樓般日夜咚咚咚個不停所以才睡不夠......這睡覺做愛比吃飯還重要的野獸按捺著沒有屠城已經是奇跡了好麼!難怪他連哈 雷的影子都沒見著,柳丁老大把事情搞砸之後第一個溜掉了啦......

「你說咚的第一次要給我?」

「是壁咚......」陸皚艱難地滑動喉頭吞口水,「抱歉我咚的第一次在十五歲已經沒有了,其時駱先生你不知道在意大利那塊乞食......還有我對壁咚這些年輕人的潮流玩意其實沒什麼追求,老人老妻還是普普通通地上床咚就算了你覺得怎......」

咻--

一道銳風直直地掠過臉頰,吹起陸皚的瀏海。
男人的拳頭啪地抵在他耳旁,彷彿憑空出現。
不知道何時被阿心逼到牆邊的陸皚嚇到連叫都叫不出來。
戀人二話不說就出手,陸皚直直瞪著前方,無法反應......
誰快來告訴他,他眼前掉落的這根頭髮不是被阿心削掉的?

這超級賽亞人快生生在牆上打穿一個大洞了。
哈哈......還是已經隔山打牛打穿了後面幾磚力牆?等下這層舊樓就塌了吧?
陸皚哪敢轉頭確認,只聽見自己心跳快如擂鼓。
睡眠嚴重不足的阿心這趟氣得不輕啊,哈雷你這個惹事生非的仆街我詛咒你被阿心壁咚到嵌入牆心三輩子出不來啊!!!
「阿......阿心......我還是不想那個.....壁、壁X了.....」
我正面中了你一咚還要不要活了?

啪!

「......別躲啊。」

我怎可能不躲啊扑街!!!
你也不聽聽你的壁咚根本就不是咚!是咻跟啪啊!啪啊!我絕對不承認這是壁咚!哪裡的壁咚是由一個雙眼佈滿紅絲兼面無表情的黑社會打手來做的啊?我不躲的話這旅館牆上就會有新鮮滾熱的活體裝飾了好麼!

啪!

我躲。

啪!

我閃。

啪!

我避。

男人的不耐煩指數似乎爆錶了,表情跟聲音都沉了一階,「我叫你不要躲。」

「混蛋!我怎可能不躲啊!」
陸 皚幾乎是慘叫地從牆壁的左邊一直避到右邊,阿心也死不罷休地一直咚,沒幾秒時間他們從左到右、上至下咚了整片牆(這面牆肯定筋骨盡斷,內傷不治了)。他變 成一隻他媽的逃生螃蟹,最殺千刀的是平常皚哥前皚哥後那群腦殘根本沒半個來救他(雖然他都習慣了),看著你們心哥別開生面的掃牆咚看得很投入是吧?狗娘養 的教學觀摩是吧?
「你現在是在打蟑螂還是想殺人啊駱心南!?」

啪!

被逼到牆角的陸皚躲無可躲。
千鈞一髮間,他雙手抱頭蹲下去,阿心的右手肘就落在頭頂上。
陸皚的頭頂跟鼻頭都蒙上了灰,灰頭土臉得像隻鑽牆小老鼠似的。
他抬頭,皺了皺痕癢的鼻子,「謀殺親夫啊你......嗯~」

始料未及的是,掩蓋了他所有光的男人從鼻子哼笑,朝他綻放笑容。
那幅背光的,只給他一人的笑容非常、非常溫柔,好看得要命。
戀人笑著以拇指抹了抹他的鼻頭,然後低頭吻住他。

紅髮男人以手肘抵在牆上,另手輕柔地抵在他的臉旁。
以這姿勢慢慢地蹲下來,更深入地吻他,舌頭交纏得更緊實了......
那隻既大且暖的手掌也插進髮間,捧著他的後腦杓。
陸皚自然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不過阿心想要吻他的話他隨時都會張開嘴巴。不管這男人剛剛謀殺親夫未遂還是他們身處下一秒就會葬身的火海。
這個突如其來的吻既悠長且纏綿。
一吻方休,阿心像孩子般用力啵了他猶帶濕潤的嘴唇,發出輕響。
然後搭上另一隻手,以雙手起勁揉亂他的頭毛。「喂、喂喂喂!住手!」
灰白色的水泥灰像他媽的微型雪景,直到陸皚連打了兩個噴嚏,阿心才住手。

陸皚抬手想撥正一下鳥巢般的頭毛,十成九無力回天。
他仰視,蹲在牆邊兼沐浴在自然光下的慵懶混血兒堪稱完美。
「什麼嘛......結果你也不是很生氣啊,還以為你睡不夠想殺人呢......」

好像為了顯示他有多睡眠不足般,阿心張大嘴巴打了個呵欠。
「當然他媽的睡不夠,所以叫你不要躲,我要抱著你睡三天。」
哈雷開創了這史無前例的壁X地獄就溜掉了,害他連續三天沒睡夠,就算倒下了做也全是咚咚咚咚做愛的春夢。每次半夢半醒間都以為樓下有一打人在集體開性愛趴還都要站著做,他娘的,不然就是牆裡養了一千隻老鼠。
......呵,剛剛這傢伙頂著一頭灰皺皺鼻子的蠢樣,還真像大灰鼠。

陸皚想,這是撒嬌嗎?
不,「現在就給我上樓上床當抱枕陪我睡不然一手肘將你嵌入牆心」絕對不是撒嬌。這姓駱的家暴混蛋起床氣有夠開天辟地的重啊!
老子被當女生般富養到這麼大又追你這麼久,他爺的不是來自薦當抱枕的。
想歸想,當戀人抓著手臂拉起他的時候,還是溫馴地隨他去了。

當阿心邊打小小呵欠(啊該死的可愛)邊牽著他上樓梯時,那些圍觀到No more me的柳丁群才終於有反應,狗娘養的竟然是集體鼓掌。
陸皚覺得只差樓梯扶手上綁幾個花球還有灑灑紙碎,他跟阿心就多結一次婚了--幸好觀看愛情鄉土劇太投入的柳丁們沒一個想到這點。

陸皚在消失於二樓轉角前,不忘指指樓下的柳丁,然後伸出中指一抹脖子。
掌聲倏然而止,柳丁們顆顆外皮變白。
確定沈迷咚海的柳丁們收到他的警告了,這才被阿心拉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