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3307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等(袖雪BY 悠‧十年賀文巨獻)-番外


原本闌雪在的話還會皺眉叫他別喝,爭和阿望也會替他擋酒或是乾脆把酒拿走不讓他喝,但今天誰都不在。
自從那天以後,原本就對他冷淡的闌雪更是降到冰點以下,一天都跟他說不到一句話。阿望則是早出晚歸,雖然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話語間卻常常忽然沉默下來、笑容蒙上陰影。
他撇嘴,總帶著笑容的臉上難得的陰沉下來,心底還有股說不出的委屈。
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但更令他生氣的,是知道的人也不願意告訴他。
「搞什麼嘛......一個兩個都這樣。」
結果在他回過神來前,因為酒精影響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呈現一片空白。
 
劈啪!
他被柴火燃燒爆裂的聲音驚醒,隨即襲上的是醉酒的暈眩感和嘔吐感,伴隨著疼痛欲裂的頭和直冒酸水的胃部讓他忍不住按住額頭痛苦呻吟了一聲。
似乎是聽到他醒來的聲響,站在不遠處的人影邁開腳步走向床邊,手上還捧著個東西的樣子。
 
「大少爺。」只聞其聲,囂狄長袖就忍不住輕顫。
「闌雪......難受。」長袖按著太陽穴和抽痛的胃部,只差沒在床上打滾的無賴樣子讓闌雪忍不住嘆氣。把他硬拖起來後就把手上的解酒湯硬灌下去,雖然覺得他根本自作自受,最後還是心軟的替他搓揉頭部的穴道減輕痛苦。
 
「大家都散去了?」
「罰著去掃操場了,估計要到丑時。燕端望有這膽子跟著你鬧,我讓他去收拾被大少爺『興致所上』的劍舞所毀的第二箭場,沒變回原樣前不用回來了。」
感受到在他太陽穴上的手指用力到幾乎快要把他戳個洞,被冰妖的低氣壓籠罩住無處可逃的囂狄長袖只能在心裡默默的給阿望和士兵們流淚道歉了。
為了防止闌雪氣上頭抽出語冰給他這大少爺個痛快和整出個明天一早全天下就會家喻戶曉的血腥慘案,他一察覺闌雪手要離開馬上就抓住放額頭上,笑著說他還是有點頭疼。
 
「闌雪你的手真涼啊,放額頭上剛好。」
 
因為是長年拿劍的關係吧,闌雪的手跟他的一樣滿布老繭,擦的他額頭發紅。不用看也知道那雙手指骨分明、手掌修長,在燈光下拿起毛筆的專注樣子有時連他都會看呆。
他躺在床上陷入思緒,而身邊的人也只是靜默不語,就像一直以來的陪伴那樣,伴隨著隨著柴火燃燒的光影和聲響,混合著青草泥土及汗水味,明明是離戰場最近之處卻是這世下最讓他平靜安祥之地。
 
「......闌雪你似乎沒叫過我的名字啊。」良久,長袖忽然冒出這句,語氣難得的有些沉悶之意。
而闌雪聽床上那人半是撒嬌半是埋怨的話音,半勾起唇角的想笑。
「大少爺,尊卑有序。」
「你就直接叫阿望的名,爭也是。」
「......大少爺。」闌雪輕輕的嘆口氣,感覺換他覺得有些頭疼。
「既然叫了我大少爺,你這輩子可就不能離開囂狄府,千萬別被拔雯或是阿望挖走,要不然你就算叫一千遍一萬遍大少爺也得不到我一聲應。」
「要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啊闌雪,你我和棻律,我們已經是家人了不是?」
「......是。」
即使不睜眼他也知道,萬年不化的闌將軍,現在臉上一定和他一般掛著笑吧。
 
「...還有啊,要是...
忽然響起的馬蹄聲打破深夜的寂靜,闌雪忽然站起身的動作也止住了長袖的話頭,點頭示意後便率先步出帥篷去查看情況。
帳外響起了話語聲,隱約還可以聽到阿望低聲說著”...宮中...急令...”的斷句,估計也是被驚醒來看狀況的吧。
長袖抬手摸了摸漸漸發冷的額頭,才發現原來闌雪的手早就被他的熱度溫暖起來,卻暖得不令他難受。
原本想要跟闌雪說再過幾年年歲漸大後,兩人可以退下職務回府好好陪著棻律。
或著是帶著晴兒回一趟他的故鄉,自己教他學武闌雪教他書法棻律還可以教他外語。要是闌雪逼得太緊他這大少爺好歹還可以救駕或是偷偷帶著晴兒去拔雯府或阿望那躲躲。
但是如果自己仍是先他一步走的話,還是希望闌雪可以一個人也好好活下去啊。
 
長袖直起身,隨手披上疊好在一旁的軍袍走出帳外。
 
算了,以後再說吧。
 
彼時,正是穎永十三年末。
 
 
由由醒來時頭痛欲裂,就好像有人拿著鐵鋸在那削拿著鎚子在那搥,睜開眼看什麼都是二重影子。
他好像做了個夢,而且這個夢對他很重要,他應該要記得不該遺忘,他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一抹臉,他卻發現自己哭了。在睡夢中似乎曾經像是無比悔恨的、無比心痛的、無法訴說的哭得聲嘶力竭,想要將某個不復存在的重要事物牢牢抓住一樣。
 
他的心裡忽然空出一片,而他卻無力阻止。
 
然後他聽到籓望著急的說著什麼的聲音,透過層層阻礙只餘氣音到達他的耳裡,卻沉重的讓他一顆心直直往下落。
 
他說,闌雪出車禍了,現在正在北大附屬醫院急救。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輪迴,老天爺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後記:
老天爺(阿葦)表示:怪我囉。
 
希望大家都猜到之後的情節了XD
 
要說虐的話,大家請盡量去怪阿葦吧~畢竟我所有設定都是按照著他的設定衍生來的。
阿望生來就有前世記憶,雪雪出車禍後找回記憶,由由只有在喝醉酒才會變長袖。
就是慢了那麼一步,袖袖就錯過了再見雪雪一面的機會。
嗯,我果然是雪雪的親媽(咦)
 
阿葦:
不知不覺也認識十年了,感覺卻還是好像前幾個月才剛跟你MSN上熱戀一樣。
雖然說錯過了好多天連2014都過了,但是阿葦你也知道我就是會拖啊(還敢說)~原本是打算準時給你的啦,但因為臨時決定要去德州所以這就是你的聖誕禮物新年禮物和情人節禮物(也太多)
這篇袖雪文對我來說很特別,有點像是認識阿葦後的十年以來都有其痕跡在裡面。雖然我是袖雪榮譽會員,但還是覺得袖雪其實在我心中感情沒辦法對等。就像緁爭一樣,比起對方總有更加重要的東西在。
主僕其實很虐啊~~
寫完這篇文像是我也從袖雪這畢業了一樣(笑)
雖然我拖了十年忘掉超多細節而且我知道你也不記得實在不得不佩服我自己
雖然我們現在都有各自忙碌的事情,常常網上也見不到面聊不上天更別說你到現在還沒跟我面基啊大大
但是在我心裡你一直都在,當初來美國時因為有你陪伴我度過很多難關和難以忍受之事所以才有現在的我,也希望我那已經上小學的小阿悠長存在你心裡,代替我在你身邊。
 
太久沒寫文了,重拾回來的文筆不是很通順&優美只好請阿葦多多見諒了O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