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3307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等(袖雪BY 悠‧十年賀文巨獻)一

穎永十三年,戰事再起。
 
滿身是傷的探子只留下"絳旭"和"典祈"二字便傷重不治,當場死亡。
 
當下好不容易平靜幾年的嬈羅有如炸開的鍋,全國上下議論紛紛、謠言四起。
 
絳旭、嬈羅、塋悽三國自古以來便紛爭不斷、烽火連連,但塋悽自從十多年前的異姓王之變,嬈羅助其舊王塋悽媓肅清叛徒、重登王座後便定下無戰之約,多年來關係良好──事實上,也是無力再戰了。
 
餘下的,便只有絳旭。
 
如同一山不容二虎、強者互不相服一般,嬈羅和絳旭二國不論是國力或是軍力都旗鼓相當,前者有雙劍囂狄長袖和囂狄闌雪、後者便有強將智相上窮無陵,彼此互不相讓,只須些餘火花便可挑起戰爭,一度使得兩國上下風聲鶴唳、民心不安。
 
穎永一年的破地之戰雙方損失慘重,最後以平手定局。
 
之後二國便養兵蓄銳,暗地裡壯大兵力。
 
雙方都知,下一場戰爭便無論生死、只論勝負。
 
典祈距饒羅國境只須五天快馬、十三日行軍,如此距離竟到此時才知敵侵、莫怪饒羅王龍顏大怒,立馬下令囂狄軍當日啟程、快馬到典祈應戰。
 
「又是上窮和無陵嗎…許久不見,倒真是想念的緊」剛從宮中回來的俊美男子整整軍服、半開玩笑的挑起了眉
 
順手將頂級機密的軍令隨意丟到書桌,長袖不意外的看見身旁男子微皺起的眉。
 
「想必他們對主帥也是萬分掛念,在典祈恭候大駕
 
熟知闌雪個性的長袖垮下肩膀、一張令全國閨女臉紅的臉蛋此時皺的比苦瓜還苦瓜
 
唉,前些天好不容易才遊說好紱雯,要他後日通融讓他帶著湛言弄言和晴兒去不遠處的草地野餐,要知道,這三個娃兒自從大了後一個比一個難約,好不容易啊
 
這上窮和無陵,著實可惡!
 
看著長袖一副的愁眉苦臉,闌雪幾不可見的嘆了口氣,拿下被主人胡亂丟在椅上的軍袍便遞了過去
 
「聽雯少爺說,小少爺們今年春天便完成學業
 
「嘿,那我便要快些結束這場戰爭了,到時春天約我可愛的乾兒子們出去…」滿臉陶醉的長袖幻想著自己與可愛的乾兒子們一齊的出遊場景,想的唇邊都勾起了笑,讓闌雪又是無聲的嘆
 
「快去快回,等告別完眾人後便啟程吧」長袖隨手嫻熟的披上軍袍,一展袍便走出門外,反過身向闌雪笑道
 
屋外是未融的雪,透著仍寒冷的日光照射在雪地上形成刺眼反光,正如長袖此時的笑容一般,讓闌雪瞇起了雙眼,竟難得的愣了一回。
 
 
前世第二章:死亡
 
血血血,滿山滿坑滿谷的血
再多的,便是那雪。
他不知道這仗已打了多久,只能依稀從天色辨別還未到夜晚。
闌雪伸手抹去額上傷口流下的血、將語冰從絳旭兵的屍體上抽出後便抬頭尋找那人的身影。
其實這場戰爭並沒有想像中難熬,上次破地之戰絳旭占的是熟悉破地的地理優勢、這次他們占的是對典祈的熟悉。
戰況雖無一面倒,但可以說是順利到──讓他們心生不安。
曾讓他們吃足苦頭的上窮和無陵不可能會毫無準備便來打這場戰。
闌雪轉身看見望和紫澄被敵軍分散的遠,負責引住無陵,而長袖正在他的正前方和上窮對峙。當下他不需多想,立馬便朝前方騎去。但走沒兩步,不遠的後方傳來了某種沉重的轟隆聲響、讓他心下一驚,連回頭都不看便全速策馬狂奔。
像他們這種整日打殺的人都知道,世上最恐怖的力量便是那看來最無害的大自然。
而冬季行軍最怕的,便是那雪崩。
囂狄軍不是沒想過雪崩的可能性,但背靠雪山的是絳旭軍,除非他們要先犧牲自己、否則毫無實施的可能性。
大意。闌雪內心叫糟,感受到越來越冷的氣息逼近、馬下速度又增快了不少。
他們沒料到的,是上窮無陵一開始的目標就是他。而剛剛,竟是為了引他至雪山邊而犧牲的策略。
聞名各國、雙劍之一的囂狄闌雪,即使官職不高,但說直白一點──這世上只有癡兒才不知他對囂狄軍的重要性。
只要能夠將他打落或者殺死,囂狄軍的士氣便會大大下降、更別提那一直視他若家人的囂狄主帥了。
「闌雪!」他聽見主帥喚他的聲音和趕來的身影,臉上無法掩飾的焦慮讓他知道他身後的狀況有多麼驚險,但是闌雪只看的見上窮手中握的那把寶劍。
「後面!!」一步錯步步錯,雖然長袖險險的避過了致命部位、但仍是在他背部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如涌泉般噴出,將馬背和身下的雪地染成一片紅艷
闌雪咬緊下唇,如發了瘋似的拼命趕馬,怎料到兩人還未來得及錯身,只是幾步的距離,眼前的長袖就被箭支貫穿胸膛,在他面前摔落馬匹、將雪地染成一片赤紅。
 
「大少爺──!!」
闌雪的聲音響徹整個戰場,震得人心顫抖,為這血紅黃昏拉下終結。
 
 
他撲過去,雙手顫抖的抱起那個人。
長袖像是平常那樣笑了,臉上表情卻是多日憂慮戰況的他少見的平靜和放鬆。
他對他說了很多很多,就像平時一般瑣碎的唸著。唇角還仿佛勾了抹笑一般、只是不斷的溢出令人怵目驚心的鮮血。
「大少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喚出口,因為長袖仍是不停的數說著、像是沒有聽到他的叫喚。
「大少爺。」他看著他的血液順著裘衣滑落下去,一滴一滴的將雪地染紅、慢慢擴大。傷口處血肉翻綻、他忽然想起了上次皇上賜的止血膏已因連日戰爭而所剩不多。
「大少爺。」那人的臉色漸漸越變越白、像是被抽走了血氣。但是那雙眼還是那麼的清澈,訴說著他有多麼的不甘。
他看著他,然後像是說了什麼。可是那雙眼,他卻不敢直視。
 
前世第三章:雪
 
血血血,滿山滿坑滿谷的血
再多的,便是那雪。
闌雪看著漫天的雪花,雙目映入是一片的白與紅
他看的到不遠處燕端望在喊些什麼、拼死趕過來的身影,也看的到紫澄雙目通紅、如同瘋子一般的揮刀砍向所有在他身邊的絳旭兵,堆積成的屍體在雪地上流成了一條鮮豔無比的血河,竟出奇的帶著股殘忍的美。
他沒有低頭,卻將被傷的血肉糢糊的手臂再用力收緊,吃力的擁住靠在他身上的人,然後右手一抖挽出個劍花,勉強的擋下了上窮的一劍
而正對著闌雪的上窮,竟因為他的眼睛而無法自制的抖了一下。
那是雙,怎樣的眼。
比夜更黑,卻比雪寒。
他想即使是過了多年,他仍會記住這世上竟有這樣的一雙眼。冷的直透人心、冰的叫人悚然。
闌雪的眼底,寫滿絕望。
就只剩下絕望
「闌雪!」
「上窮!」
總算趕到的燕端望趁上窮仍在出神之際回敬了一刀,在他左手臂上劃下了一道大口子,鮮血如泉般湧出,讓他吃痛叫了一聲險些握不住劍。
身在不遠處的無陵見狀做了個暗號表示撤退,反正他們的目的已經達成、在拖下去也毫無意義。
只是沒想到,成功的對象竟是囂狄長袖本人罷了。
思及此,無陵又回頭看了擁著長袖屍體發呆的闌雪一眼、開口像想說什麼,卻又什麼也說不出口。
剩下的,便只有嘆息。
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一聲嘆息了。
「撤!」
一聲令下,殘存的絳旭軍便不再戀戰,鮮血四溢的戰場上頓時只留下一片的黑與紅。
「大少爺。」他的聲音沒有抖、也無顫,只是有些乾澀的僵硬。他手抱著長袖的屍體,雙眼卻直視著前方喊著。
他認真的思考著剛剛長袖說的話,那麼那麼的認真。定是冷僵了、他的思考才會如此的緩慢,那人的話、那人的心思,他從來都不需要思考便可以知曉。
他和他從來都不需要親口告訴對方自己的想法,因為他們知道對方一定能夠了解。
可是這個時候,他卻忽然不能想了。
「大少爺。」
他說:記得幫我照顧棻律,別讓他獨自一人待在那個冰冷的家。
他說:雯畏冷,天寒記得要爭給他加件衣。
他說:晴兒將來必定能夠有所作為,要他好好督促但也別管太嚴了。
他說:別讓那個繞羅婕太好過,爭一定不能還給他。
他說:別太為難望了,他要吃你豆腐頂多讓他去刷箭場就好,操場就算了吧。
他說:闌雪,別跟。
 
闌雪,別跟。
 
可是,他怎麼能夠不跟?
大少爺沒了他在身邊,一定會糊里糊塗的到處去做傻事。天冷的時候不會加衣、批完的公文定會隨處亂扔、生長的頭髮不知修剪。
他替他習慣了那麼多事,是長袖的、也是闌雪的。
如果沒有了彼此在身邊,那麼他們該如何是好?
 
「大少爺。」他受傷的鮮血淋漓,但奇異的、他竟感覺不到任何痛楚。只是再度緊擁住了懷中的男子,怕他僵硬的雙手讓他摔落了都不自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