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直到煙花死亡-第九章、下



十六遺下了他。
摘花的事一次比一次難,他心底著急著要建彼岸,傷還沒好盡隨便縫些線便再闖了。
鬼卒的數量有增無減,他也覺自己的身手不夠以往俐落,糾纏的時間越來越久,身上找不到一處完好的肉,都被插爛了。
他憤怒,以往他動一根指這些小卒便不敢造次,如今群起壓著他來欺。他也氣自己無用,拖磨了很久才建成一半……

十六的話越來越少了。
彷彿有千言萬語蓄在眸子裡,黑的眼珠子像寶石漂亮,卻沒有啟唇說出來。
十六的眼神越來越傷。
不說話,只那樣地瞧著他,就連閉上雙眼,也能感覺十六凝留在他臉上的視線。
所以他很迫切。
很迫切為這樣失去神氣的十六做些什麼,好讓他別再如此讓他無所適從,好讓他再媚媚柔柔地笑。
眼下他能為十六做的就這麼一件,他近乎瘋狂地急趕著做,一刻也不敢拖延,也不敢迎視十六的眼神,十六欲言又止。
他知道,若十六哽在喉頭的話吐出來,必定是叫他別再建了、停下來。
他不想停,他真切想為十六做些什麼,想為他們留下憑據。

第一次去摘,十六也同在門邊守了七天七夜,迎接他回家。
第二次去採,十六坐在花海中抽著煙桿子,如同以往守著忘川,一剎那讓回到房中的他誤以為回到了從前,他們還是陰間的兩個,沒有交集。
花香瀰漫,他心慌了,覺十六太虛無縹緲、他遠遠地瞧著卻抓不牢,捉不緊,也許從沒有抱住過。一碰,就會散成片片般。
也許是想逃離這個太飄渺的十六,於是氣都不敢喘便想再動身,十六拉住他,終於說了,「別去。」
「別去。」拉住他已被血染黑的衣,十六輕輕幽幽地道,似是心思千迴百轉才終於吐出來了。
十六終於都說了,他是真的很想很想為十六做點什麼,可十六終於都叫他別去,將他留在身邊時,他竟然鼻酸。他覺得自己太卑鄙、太卑鄙了。

於是天一亮,他便動身再闖陰間,也許是建得太慢讓十六不歡喜了,他今趟得再留久點、採多些。
他知道十六醒過來了,他也知道十六躺在床上凝視他的離去,他卻沒有勇氣轉頭去看他一眼、交代一句。他只是慌,不明所以的心慌。
鬼卒不打算殺他,只打算傷他、將他活捉起來,所以插下的都不是致命的位置。很好,這樣很好。
再插他也插不死、打不倒,他甚至再不費力去對付那一群,他只顧著採、採、採,他們要插要傷隨他們去,他痛哼著硬忍,只要花。
這次糾纏了一天一夜,他傷重得甚至得拖著腳步來走,捧著護得完好的花,好不容易在天呈魚肚白之時,爬上千命梯走出了陰間……
趺趺撞撞地,在千命梯灑落了花瓣、與他的血路。

「十六……」

連說話也牽扯到發疼的嘴角,他輕輕地拍著銅門……
拍了兩三下,便立即住了手,他怕十六正在歇息,擾到了他便不好。
於是他抱緊著花,抹著下巴的血,怕滴落在花上。

打開了銅門,像進了另一世界。
門一開,腳前是疏落有致的紅花,上百朵小的煙花在隨風搖曳著,鋪滿了前庭每個角落,只有中央留了條小路行走。
這是他為十六建的彼岸,壯觀非凡,卻只完成了一半。
沙沙的風吹花聲,海起了浪,他在其中緩慢地走過,柔軟花瓣碰著腿又退開了。
他往房中走去,門扇閉得好好,就像離去之時。
吱一聲,門扇輕輕推開,中央的床上沒有了熟悉的人影,只留有浚亂的被子。他的心狠狠一震。

一切都是靜的。

渾落的汗、被他跑動而摧折的花瓣紛飛、宅子中一聲又一聲迴響著那人的名字。
都沒有,全都沒有。就像那天的早晨,宅子內外每一處都己沒有那身影。
只是這一次,他知道十六再不會捧著餐點,笑逐顏開地回到他面前。
男人發狂地找遍宅子內外,然後腳步漸慢下來了,踱回他們的房前……
門大開著,風吹得內裡花兒頻頻起舞。

第二次回來,床上還是沒有他,只多了一小玉瓶。
那是十六的玉瓶子,他不知道是剛看漏了還是那人所施的法術。

忘川水。

血從額角流下來,滑過了眼簾、臉頰、然後下巴,打得花兒低頭。
他雙手垂下,一朵又一朵再也無用處的彼岸趺下地,殘敗不堪收……
十六答應不會趕他走,是的、不會趕他走,但卻遺下了他。
頤右僵站久得彷彿千年,看床上孤零零的小瓶子,眼前蒙了一陣水氣看不清。
他一手掩著唇,淚水靜地流了下來……

那人所設的結界,三界無人能破。他是鐵了心要躲,沒人能找得到。

十六走了……
十六走了。

十六走了,遺下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