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直到煙花死亡-第八章、上 (H慎入)



「你何時回去?」
仍像第一次上床的夜晚般,十六的雙臂懸於木桶邊緣。
他的雙腿大張,擱放在頤右盤起的膝蓋上。男人執起了絹布,仔細地替他擦身子……
聽到他的問話,下意識地回答了,「回哪去?」

十六剛才覺得心窩像被灸燒地疼痛,可是現在被暖水一下又一下地磨擦著身體,又舒暢了。
他瞇起了雙眸,貓一樣懶洋洋地享受著,「回去陰間。」
「怎麼要回去?」頤右聽出一點端倪來了,仍在裝傻。
十六閉閉眼,髮絲滴下水絲來,滑過他的鼻樑,到鼻尖時被頤右伸舌舔去水珠。溫溫熱熱的舔舐,讓十六的長睫顫了顫,「你始終是陰間的人。」
頤右與他不同,頤右是純種陰間人,隨他這個不三不四的混血之子留在人間拖磨什麼。
以往他是還有大把時間跟男人耗,就是別人要他放手他也不放,現在不同了,他的命比起鬼差的極少,不過是眨眼光陰。
他這樣的將死之人憑什麼牽扯著他?頤右在人間待不慣,現在回去陰間,尋千可能還予他一個寬限,畢竟尋千捨下的棋子從來就不是頤右。

頤右停手,看著他,眼神注入一抹暖,手撐著木桶將十六置於中間,「我那裡都不會去。」
十六現在趕他走了。之前死活不讓他走、就是毀掉也不讓別人得到的十六,如今竟然要他回去。
「究竟你還想在將死之人身上得到什麼……嘶呀……」
還想說什麼,絲綢般的唇已被男人封住,舌尖輕輕地觸碰到,啜吸、纏捲,濕潤的聲音隱隱傳出。
「嗯──」正沈醉在溫暖的麻酥感中,突然,快感如毒蛇從身下襲上,十六渾身一震,瞪大了雙眸……絹布慢慢浮起在水面。
頤右鬆開了布,虛虛扣住十六水底下的分身,指尖試探性地摸了摸柔軟的陽物,有點不確定地看著十六的反應。
直到十六微微拉開交接的唇,驚喘一聲,不可思議地細叫著,「左左……」
……頤右不是一直都不碰不看的嗎?即使之前做愛也多是從後插入的姿勢……

頤右看他驚訝卻不討厭的反應,更壯大了膽子,指尖不顫了、握得確實了點,「不喜歡嗎?」
十六媚眼如絲,向下瞧著頤右。
他的左左臉上浮起淡淡紅暈,有點不知所措、又有點轄出去的狠勁……太喜歡了。
「很喜歡啊……」他的手也潛下水中,握著頤右的手,十指糾纏著置於自己的分身上,光看左左的表情,他的熱源就已經興奮得不得了。
頤右有點驚訝於他的快速勃起,帶點得意地勾起了嘴角……他這樣一笑,十六更是像被閃電劈中……如此囂張、帶著孩子氣的笑。他嚥一口唾沬,喉頭滑動了兩下,毫無預警地伸手抓著頤右的後腦,細細碎碎如雨的吻,灑在頤右烘熱的臉上……

搭著他分身的手開始上下地磨擦著,這是他的左左的手、手心磨得都熱了,不知是分身的燙還是手心磨出來的滾……十六輕輕地喘、鼻子皺了皺,哼出甜甜的鼻音,「哼嗯、嗯嗯……」
他的腦子開始昏昏混混,眼神變得迷濛,大腿內側微微抖動著。
他由不得自己地收攏起雙腿來,長腿從頤右的膝蓋滑了下來……
滑下來的時候,小腿碰到滾滾燙燙的東西。
十六的意識清明了點,他不確定地將小腿撥回去,然後頤右的驚喘聲響起,停下了套弄他分身的手勢。
「你還真敏感啊左左……」十六笑了,將舌尖伸出來勾了勾。他抬起了腳掌,細細嫩白的腳掌抵在頤右早已隆起的硬物上,「很硬了?」
頤右的武器是以手發線,他的指頭一向很敏感,那隻手剛剛一直磨擦著他的陽物,感受那勃發的情慾便連自己也勃起了嗎?

柔軟腳掌抵在他的激動上,彷彿踩著的是麵粉團,十六輕輕前後磨動著……
頤右的喉頭滑動兩下,感覺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滾燙、腫漲,隨著十六的腳掌打圈圈的搓動,而自有意識地彈動著。
腳指磨擦到頂端的小孔時,他皺眉咬緊下唇,只感到透明濕液湧出來,幾線黏扯在十六的拇趾上……「嗯哈、哈……」
十六看他連耳根子都紅了,卻拚命忍耐不要發出聲音,就想更用勁地逗弄他、欺負他。他附下身,用力吸吮他的耳垂,「好厲害喔差爺,連那裡都懂發線……」
「別……」
頤右一閉眼,聽他如此說便閃躲開來,十六卻不放過他地貼上去,以齒緣嚼咬他的耳殼。
十六低喃著真可愛,在他耳邊說些調戲的話,幾乎將他烘紅的耳朵當甜點吞掉。
頤右受不了他這樣淫穢的調戲,每一句都在形容他的身體反應多好、多敏感。他煩躁地想拉離身子,十六卻懲罰性地以腳跟磨擦起他的粉紅雙囊來……
「十六……」他想低吼,後半句變成了軟弱無力,整個音階下滑,「十……」
「怎、麼、了?」用撒嬌般的語氣,男人恣意地移動著腳掌,路也不走多步的腳掌綿像絲絨。
拇趾用力磨擦著頂端小孔,圓圓腳跟有一下沒一下地頂著下面一雙囊袋,他從那連接著的部份甚至可以感受到頤右激烈的脈動,好像踩著的是男人的內臟。

「嗯哈……嗯!」
十六伸出舌頭像貓般舐著他的臉龐跟脖子,頤右仰起了脖子,洩出些許低吟……
「怎麼不叫,不舒服嗎左左?」雖然壓抑著的低叫沙沙啞啞地很誘人,還是很想聽他舒服地叫。
頤右想抓他的腳掌,他卻調皮地先一步移開,改以用指尖按壓、前後狠刮著根部的中線。十六一手扶著頤右的後腦,反客為主地壓下去。
頤右向後挨、背抵著桶壁,表情看起來有點苦悶、帶點不安。
他的手沒停地搓滾著雙珠,感到頤右快被他玩弄到極限了,腰板僵硬著快要噴射了,發出拔尖的輕叫聲……
頤右弓起了身體,臀部輕微地浚空了。十六反而整個人滑下去,在他的鎖骨啜吸出紅印,然後手更向下移,中指按壓兩下,嗞一聲桶進去、撐開了穴道。

頤右皺起了眉心、吃痛地哼叫,未經人事的後穴一被撐開,連慾望都頹軟下來了……「嗯──!十六、十……」
不讓他躲開,十六的中指一直持續拓開,另一手激烈快速地套弄著!
「呀啊、啊哈──」雙管齊下,十六強迫他全盤承受。
十六吻他皺起的眉心,頤右的額頭冒出汗珠,背部湧起陣陣顫抖,雖感不安卻沒有躲開……
很快,頤右勃得比之前更硬漲的慾望彈動好幾,然後一股白液在水底下噴出。
頤右粗喘著,在十六的拇指輾過頂端擠出剩餘白液時,又顫烈地抖了抖。
「嗄、嗄……」頤右的頭顱擱在桶沿,眼神失焦地仰視著天花,胸膛激烈起伏。
快感漸漸褪去,解放後的身體更為敏感,他現在就清晰地感覺到十六的手指正在他體內,停駐在深深的地方,不動,卻牽引起酸麻……

「你叫了喔剛剛。」十六得意洋洋地挨近他道,還示威般拉動他剛噴發過、軟軟的分身。
頤右眼角泛紅地瞧瞧他,還真想知道有那個男人被他這樣弄還不叫的。「對啊,叫了。」
為了情人此刻的乖順跟誘惑的模樣,十六心情大好地執起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放進嘴巴裡啜吸、嚼咬,還舔他的指尖、指縫……
男人掙動了下,想把指頭拉回來,十六卻不許,於是他只能發出泣音般的低哼……
左左很可愛,指頭差點都比乳尖敏感。

十六把膝蓋立起來,磨擦著他的胯下,讓他的分身跟乳尖又漸漸硬挺了……
膝蓋前後磨動著,每一下都牽引著他體內的異物,陣陣麻醉像透過背脊湧上腦袋。
頤右也能感到身前人的勃立慾望,輕的淺的不時碰到他大腿內側。頤右幾乎被他沒停過的攻勢弄瘋了,他從浴桶中舉起濕漉漉的手,捧住十六的臉。
「十六、嗯哈……十六,我不怕痛的。」

雖然十六施盡渾身解數要讓他舒服,可其實十六也好不了多少吧,他的慾望硬立久久卻沒釋放。
頤右覺得有點不公平,他擁抱十六時似乎從沒如此大的耐心,他都是毛毛燥燥只想急急埋進十六體內橫衝直撞。只想埋進更深、更熱的地方去,完全佔有怔服他,壓倒這個跋扈橫蠻的男人、傲慢的男人,不管他的痛叫跟哭腔。

左左捧著他的臉蛋,指腹輕輕地摸著,雙腿大張在他身下邀請著……
這是他多麼夢寐以求的事情。十六以齒緣磨了磨下唇。
「放屁,老子用得著管你痛不痛。」他奶奶的,頤右第一次跟他做簡直是強暴了好不好?
說畢,他用勁地咬咬頤右的手指。

頤右挑挑眉,不置可否。
水珠從他形狀優美的脖子爬下鎖骨,他將雙腿張得更大,大有挑釁的意味……
既然骨頭都送到嘴邊了,餓壞的狼更不用客氣。十六邊含舔著他的指頭、邊以向上勾的眼角瞧著他,一手扶著滾根子,抵在頤右生澀的密處。

慾望尖端拓開了穴口,硬擠進一個指節的長度已被夾得生痛。
頤右連臉色都白了,十六側側頭、將頤右顫抖著的手指含得更深、含進口腔深處,像舔著什麼糖棒般,頭顱前後移動、舌尖磨著指腹,還以眼角一直留意他臉上任何細微的轉變。
他不嫌其煩地耍弄他的指尖,實在愛死了他的敏感小地方。
頤右的眼神像被什麼纏吸住,只能盯著十六吸食他的手指,一根、兩根……一根又一根地被含進口腔內吸啜著,十六那雙會勾人的眼還牢牢盯著他看、彷彿誘請他來侵犯自己。
現在……究竟是誰在侵襲著誰,他已經弄不懂了,怎麼好像位置調轉了?
「啊──啊……」
驀地,十六的腰向前推,往更深、更滾燙的地方埋進,直到沒辦法更深入。
他與頤右同時呻吟,他沒有抽出慾望,只是極輕微又極頻密地擺動著腰桿,晃動著。這樣的磨擦最是有感覺,頤右仰頸、捲起紅紅舌尖,發出讓人聽得心猿意馬的哼哼唧唧……
「十、十六……啊啊……」

「左左呵,你等著被我幹到連腰都直不起來吧。」

話音剛下,十六扯開頤右的髮繩,讓他的長髮披散而下。
夜,對十六來說很短。
對他的左左來說,確實很長,長到不是腰直不起來、是腰快斷了還不肯丟臉地開口求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