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278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遊牧人-第四章、仍然是常家那個、下


忘記了從第幾代開始的,常家的人便開始當起大頭綠衣*來了。及後大概是他的長輩在警界混得風生水起、如魚得水,混了個警界行政階層人員的置來做,面子有了、裡子同時也有了,在這圈子認識的人多即關係四通八達,後頭的子子孫孫不進警界撈撈這層翻了又翻的好處實在說不過去,於是開展了他們當警察的傳統。
很經典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考取警察的時候要查家底,若家族中有人任職警部就更易錄取了,在『請問有任何家屬任職警部嗎?若有,請註明職級』那問題下常江足足填了兩頁紙。
不是常江在說,警界現在每個階層都有他們常家的人分怖其中,大部份職級還顯赫得很,搞不好某天常家子孫當上了警務處長也不足為奇的。偏偏,他就是個常家的敗類老鼠屎。
他只是個PC
 
與他同齡的親戚都有兩個是督察了。
為什麼他明明有高學歷卻不直接跳級去考督察反而來考PC從低做起?
常江答不出來……這問題就是他私下問自己幾百幾千次,也沒有答案。
也許只是他不想再走上周遭每個人指給他的光明大道、所以才叛逆地找了條泥濘路要教他們面上無光,要教他們預算失準、捶心跺足;也許他只是想證明給家人看,他並不像他們般一個二個都是警察模型的倒模,不想坐在有空調的辦公室指指點點比自己老的前輩PC;也許他只是……害怕。
只是害怕去考了卻考不上督察、於是寧願挑一條自己絕對勝任有餘的小路來逃避。
只是害怕在起點就聽從了長輩的願望,然後一輩子都走不出他們用方尺跟圓規所規劃的道路,因為他只踏進一步的這條路原來兩邊早已有高高的牆壁,方向只有一個、也不能後退。
他只是害怕得不敢承認自己害怕。
不屑當警察,卻想不出自己會是別的身分、卻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於是只能妥協。
最不屑當警察卻仍然每晚每晚穿上制服,他畢竟只是個虛張聲勢、以逸待勞的贍小鬼。
Agnes說得沒錯,但他不止喜歡一個人才那麼懶惰,他連生活都得過且過。
 
……你再不出來,我就拉你去警局告你偷窺跟縱。」
真是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常江不得不認同這句話的真確性,他不過就是偷了個空去感懷一下自己的悲慘身世……想不到這樣也能觸發楣運,讓他極力無視刺在背脊上、極度狂熱掏醉變態的視線都辦不到。
常江停了下來,雙手環胸、嘴角抽筋,就等躲在電燈柱後的偷窺跟蹤狂自動現身。
他等了又等,閉上眼睛;等了再等,眼皮隱隱抽動。
好不會兒,那個抱著柱子、努力把自己當作隱形的男人才慢慢地飄出來……
還要故作輕鬆地從後拍拍他的肩頭,「哎唷,小江,我們真是有緣啊這樣都能碰到!你在行beat *嗎?」
 
常江拿起一支筆,極其厭惡地頂開那隻按在他肩上的大手。
「你再多說一句,我真的會告你偷窺跟非禮。」
 
「小江江開的玩笑越來越冷、越來越難笑了呢!有空多跟我聊聊天嘛,包管你幽默感像股市般節節升高,泡妞手到擒來……
 
「既然不是辣更,你找我有什麼事?我拍檔還在前面等著我呢。」
常江完全沒意願在這裡跟他扯些有的沒的,毫不留情地重點詢問。
他現在的心情差得很,最好別來挑戰他。
 
「欸,誰說我不是來辣更?我是啊!只是今天是家、人的辣更,來看看我們的小江江有沒有吃好睡好、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啊!你知道今個星期天有BBQ吧?你媽打了好幾次電話給你你都沒聽,再不然你警局也會貼公告啊。大家都很想你來,像之前的遠足啊攀石活動你都不知道缺席多少次了,你知道小朔很祟拜你、常嚷著要見你呢……
 
「他祟拜我什麼?」他表弟才幾歲?他記憶中好像才剛滿兩歲,牙牙學語連話都還沒說清楚,有什麼好祟拜他的?他現在是個督察就罷了,他只是個PC呢。
 
「他祟拜你長得帥,跟你媽一樣是個性格美人!」
 
男人想也不想半秒作答。
常江臉上三條黑線,話也懶得說,直接轉身就走。
他不知道長得帥也可以令一個奶娃祟拜的,抱歉啦反正他就只有臉蛋能看。
「你跟我媽亂倫生個性格美人自己養著來拜好了。」他當初怎會傻得去理睬這戀妹控?
 
「哎唷,小江江你聽我說,不要那麼快走。我就算了,你那群叔舅姨甥們都很久沒見你了,都很掛念你,一直抓著我問長問短的。你幫幫忙,在那天的聚會晃個兩圈吧!你媽叫我來勸你呢!」
 
才要走,手臂就給抓著了。
更氣人的是明明自己也不是隻弱雞,卻怎樣也掙不開男人的手勁。不愧為當警司的人嗎?
常江胡亂地甩著手臂,「見面就見面、家庭聚會就聚會,為什麼非得要在BBQ大會見?現在常家非得這樣假公濟私嗎?大家都沒錢在外頭吃頓飯所以才非得把警察內部活動時當成親子日?」
那是警察內部體恤下屬、聯絡同事之間感情、培養團隊精神的活動,不是常家的家庭日!不是常家聯絡親情的活動!為什麼那群人可以假公濟私得那麼順手、挪用公家資源那麼理所當然?沒三天兩頭就有的內部活動讓他懷疑根本有常家人在搞鬼。他不要被親戚抓著說些有的沒的、熱情地說要把他調往什麼部門罩著他。他更不想丟臉,天知道聚會中有五分一都是常家人!超丟臉的!
 
「哎~你這樣說就不對了,逐個逐個打電話約他們那多麻煩啊,大家的值勤表都不一樣!可是公告一出各間警局都看得到,那就不用約來約去的,這樣省事多咧!」
 
「難道是你……」一直在背後搞鬼?靠,你就不怕我去ICAC*告死你!
 
驀地,一聲人未到聲先到的激昂吼叫插入他們之間。
「喂───!你在幹什麼?快放開他!」
 
常江跟男人同步率非常高地轉頭,只見有個綠色影子從遠至近奔過來。
常江遠遠就認出那個身影是誰了,那頭百米遠都看得見的火紅頭毛、配上橙綠間條的制服,這樣的人他只認識一個,或許該說這樣的鬼火他只認識一種。常江抬頭,看看那個一脫下制服就沒個除暴安良,怎樣看也不是個英雄的親戚;再低頭,看著自己被『脅持』著的手臂……
他們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確很有一種『流氓挑釁警察』的現場代入感。
 
「大鬼,他是我……」他低嘆一口氣,還沒說全,那團火球已經滾啊滾的飆到面前。
 
男人眼看自己明明長得英明神武、可靠感爆錶卻慘被誤會為性騷擾警察的變態,一臉悽悽苦苦戚戚,正打算鬆開常江、並諂媚地給他撫平制服皺摺,手還沒鬆開,臉就一痛!
 
「我叫你放開他,你這個制、服、癖──!」
Agnes腳還沒站定、氣還沒喘順,一拳就朝男人臉上揮過去!
每一聲都是實力非凡的完美震音,用上搖滾的勁度跟憤怒。
 
「這位先生,你誤會了,我其實是他的……嗚哇!」
一來就叫我制、服、癖?
小江江,難道你也是這樣想我的嗎?一直而來只覺得我是制、服、癖!?
男人的臉頰肉抖啊抖的,在半空中揮灑出亮晶晶一串淚珠,背景的血花綻開得無比燦爛。
他被打得一個踉蹌,回去抱剛剛那條柱子,都快跟那電燈柱相親相愛得培養出感情來了。
……你、你你……你襲警?」
 
對於制服癖非常有想法見地,也非常有洞悉力的Agnes嗆回去,「你才襲警!」
他對自己的視力還是很有信心,剛剛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這大叔剛剛一直性騷擾常江、不讓常江走,有制服癖並不可恥!因為香港警察制服真的設計得很可口,這他認同、他完全能夠理解犯案動機!但可恥的是這性變態忍不住當街『襲警』之後還矢口否認,這樣太不MAN了!
 
「仆街!*
常江被急轉直下的這幕用一句粗口作結,立即把死死環抱著柱子的男人拔出來,「舅舅!?舅舅你沒事吧?他不是有心的,他只是以為你是個制服癖、性變態、跟蹤狂、偷窺淫賊,或許只是因為你長得太像現在被通緝的那個老人連環殺手了!」
 
小江江,你朋友他沒有以為這麼多吧?
後頭的『以為』都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吧,還懷疑我是最近的老人連環殺手?在你心中我就是個連阿婆阿公都不放過的變態人渣了是不?舅舅白疼你、白疼你!舅舅好受傷啊!
男人深受沈重打擊、死抱著唯一的知己電燈柱不放手,用悲淒至極的眼神瞅著外甥看。
看到他這樣不言不語、卻讓人心底發毛的目光,常江跟Agnes狠狠地哆嗦一下。
Agnes想也不想,立即把常江拉到身後護著,張大雙手。
「你若真的要搞就搞我好了!警服是制服、便利店的制服也是制服!你沒虧蝕的!」
 
……
常江那叫一個啞口無言、強烈想裝作不認識這兩個人立即走掉,讓他們傻鬥傻。
「喂,那個是我舅舅,不是什麼性騷擾我的制服癖。你究竟跑出來幹什麼?」
 
「我在便利店看到你被他糾纏,想說這次絕對可以還你人情了才衝出來的,誰叫我欠你一次?你被痴漢糾纏的機會絕無僅有,我當然要把握!這樣絕對公平公正公開!」
 
「拜託你工作就工作,不要老看些有的沒的。你為了還我人情才一出場就出拳?那我要不要把警棍借你?現在你真是幫了自己大忙了,我舅舅是警司。恭喜你剛剛襲警了。」
 
「警司?」Agnes皺起眉心,實在搞不清楚香港的警界階級,吐司還是警司什麼都好啦!「我又不是有心襲警的,他沒穿著制服,現在橫看豎看都是個變態而已!那不能怪我!」
 
『嗚』
柱子的後頭傳來一聲低低的哀嗚,電燈柱像被人用勁掐著脖子般晃得更厲害了。
常江嚥了一口唾沬,那個……好歹也親戚一場、好歹也看著他長大,為他舅舅挽回自尊心多少也是要做的。「你怎麼能這樣人身攻擊?我舅舅長得沒個英雄樣又不是他的錯,他天生就一副作奸犯科、猥褻大叔的樣子你以為這是他希望的嗎?他排除萬難考上警司多值得我們敬佩,你怎能因為他穿便服就以為他是普通的變態?他普通嗎他?他容易嗎?」
常江說畢,後頭開始傳來用頭撞柱的聲音。
 
「我又不知道他那麼偉大,總之……如果你要告我襲警的話、我就投訴你說髒話。警務人員不可以說粗言穢語的吧?這個我好歹知道,哼,我們一起進警局好了。」
 
「那不是髒話,我也沒針對任何人來說,那只是我表達驚訝的助語詞,像Damn。」
 
「仆街可不包括在驚嘆詞內,你別欺負我不懂!我好歹在香港住一年了!」
學懂一個文化的語言最快的必定是髒話,這真是至理名言。
 
「就算是,那也不是針對你說的,我針對我舅舅說的好不?他就喜歡我叫他仆街不行嗎?警察對警察說髒話你要怎麼投訴?你有目擊證人還是錄音了?」
 
「你舅舅現在沒有在當值,他不是警察只是市民。不然我就投訴你侮辱警務人員好了。」
 
「他即使當不當值也是個警司,而且我看侮辱警務人員的人是你吧……
 
「好了、好了。你們一人一句警察又市民的聽到我頭都昏了……別再吵了,你們都不是仆街,就我是個仆街好不好?我最喜歡小江江叫我仆街了,只有他才能說得那麼抑揚頓挫、說得讓我內心那麼激動。我都認了,不會告你襲警的。」
男人一邊搓揉著無端端飽受蹂躪的臉頰,邊開合著牙關。
既然那青年也不是有心,只是一場救友心切的誤會就算了。而且……他從來不知道小江江有個外國朋友,也從來沒有聽過小江江為了誰而求情……剛剛他外甥一扶起他就說『他不是有心的』,這個真的是他一向獨善其身、最討厭麻煩的小江江嗎?嗯,耐人尋味呢~他得趕快去跟小江媽媽告密!「我還有點事要回警署去做,今天就先這樣了。小江,你記得要去BBQ喔!那我先告訴你媽你會去。」
 
「我都說了不……
常江隨口拒絕,才說到一半,舅舅不知從那個角落閃到他身邊,一手環著他的頸項。
舅舅表情之陰森恐怖前所未見,簡直像拿著電燈筒從下射上來般嚇人……
他倒抽一口涼氣。
 
「小~江~江~若你不來我就直接找你上司說你對市民爆粗話,來個大義滅親。我剛剛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
 
直接貼著他的耳朵來說寒悽悽的威脅。
常江除了點頭應答之外別無他法,只能一手推開那個嚇人大頭,「我知道了啦,快滾!」
在男人奸計得逞,笑嘻嘻地離去之後換誰大禍臨頭,自是不用明說。
只見常江兩眼掙一聲閃出兩道閃子,青光迸射,慢條斯理地從腰後取出警棍來……
他把警棍一下、又一下拍在掌心中,脖子喀喀左右擺一下,慢慢接近那害得他雞毛鴨血,好心做壞事(其實也並非好心)的罪魁禍首。
 
「你、你想怎樣,你再過來我就大叫了……別、別再過來!」
 
「你叫吧!我就是巡警,你再叫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嗚~阿、阿妹!救命啊,警察以權謀私、欺壓平民啊───阿妹!」
 
 
 
* 大頭綠衣:早年香港的警務人員,很多都是由英國僱用印度的僱傭員擔任。印度人大多長了大鬍子,包了頭,而當時的制服是軍綠色的,因此有了『大頭綠衣』的說法,指警察。
* beat:香港地方俗語,指巡邏。因為Beat的解釋可指警察(等)的巡邏路線、負責區域,故行Beat意思就是在自己負責的區域進行巡邏之意。
* 辣更:警界術語,意旨『突擊檢查』
*  BBQ:烤肉
*  ICAC 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簡稱廉署,為香港轄下的獨立執法部門,專責打擊貪污。
 
仆街:香港人最常用的髒話之一,為黑社會用語之延伸,本指混黑道的混混臥屍街頭、無人收屍,暗示眾叛親離或其家人已被牽連誅殺。現在已被延伸為罵人與發洩用語,泛指跌倒。事情不如意、陷入絕境時,形容一個人品格低劣或狠狠地罵人會用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