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3307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遊牧人-第四章、仍然是常家那個、上


 
「什麼?」對於阿妹沒頭沒腦蹦出來的這一句,常江把玩著煙枝的動作一頓,看他。
 
「乃木真梨子啊!別裝了常江,你真的不知道她是誰?那你咧,你喜歡誰?」
 
常江這時候才恍然大悟,這小子說的是AV女優吧。
畢竟討論會在電視上出現的演藝明星,表情才用不著那麼曖昧。「那個,採水什麼的……
女優?他記得兩個字已經算不錯了。
 
「採水?你是有多口渴啊常江?你說的是木田彩水吧?那她最近沒什麼片子你不是很難過嗎?會很口渴吧?」阿妹一手拍上他的肩,一副同情的眼光看著他。
 
……」常江默。
他難過、他現在就難過得不得了。
 
在常江的沈默之中,Agnes好像聽到現在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於是加入一句:
「ウルトラマンエイティ。」
 
常江與陳妹非常有致一同地轉頭,看著Agnes
這深藏不露的怪物難道懂八國語言嗎?
互望了不知多久,Agnes才用比他們表情更古怪的表情說,「80啊!超人80你們不知道嗎?」
 
「超人就超人,端著那張老外臉說什麼日文。」
 
……超人80?我沒看過這個,聽起來怎麼像特攝片?」
前一句是常江說的、循循善誘的後者當然是阿妹。「等……我們在說女優耶。」
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但正常男人湊在一起聊的話題也別想有多正經,他們在聊的是趁老婆女友孩子都不在的時候自己一個躲在房間中看著電視自X的女優耶。可是連解釋給這一臉天真無邪的Agnes聽,阿妹都覺得自己太邪惡了。
 
「我知道呀。可是你們聽我說,矢吹先生真的不比那些女生差!他是我偶像啊,超~帥~的!他真的是個很會照顧學生的好老師,看見他人有危險又會立即變身!我愛死他了,他真的是我偶像……矢吹先生長得很性格很帥的!你看他那套超人緊身衣、被勾勒出來的大腿跟腰線還有褲檔!超貼身性感的~喔喔喔喔~」
 
Agnes興奮到發出狼嚎。
常江跟陳妹默默互看一眼。
突然明瞭了,原來這傢伙對著特攝片中的正義英雄、地球人的朋友都可以意淫自X是唄?
長得那麼一副人畜無害的純良臉皮,結果是扮豬吃老虎連超人都不放過。
常江湊過去,臉無表情地跟阿妹咬耳朵說一句──
……果然是三人行必有白痴。」
 
阿妹彎腰笑得淚水都快飆出來了。
他笑得比天上任何一顆星星更亮。
 
***
 
……超猛的,他第一下警棍下去就敲爆了那酒瓶,敲到只剩這樣短短一截!」
阿妹唱作皆俱,食指跟拇指比出一個距離,「真的只有短短一截,然後第二下就敲得老外站都站不穩,立即蹲了下去!所以我常說我們這區有常sir,大家都可以放心了是不……
 
常江扯了扯阿妹腰旁的槍袋。
阿妹完全沒有收到他這下暗示、又或裝作沒留意,繼續抓著師奶說得很興起。
好不容易,聽完了八掛的師奶抽著大包小包的菜魚肉,樂呵呵地走掉了。
他們繼續巡邏,再多走兩步,阿妹從街邊的金屬盒子中拿出淺藍色警察簽到本。通常他們的巡邏範圍內會有四本簽到冊放在不同的位置,大約每一小時要簽到一次,督察跟警長會不時下來*辣更。阿妹低頭揮筆,常江站在一旁,撇頭嘆一口氣,「……你究竟還要說多少次?都說了快半個月,我想連住在灣仔的都知道了……
 
阿妹抬頭望他一眼,又低頭,不是很在意地說,「怎麼?這是好事呀,怕什麼讓更多人知道?你英勇地救了市民耶,居民光想到這區有你這大英雄一定很安心……
 
「才不是什麼大英雄,那老外沒有被我敲到腦震盪就應該偷笑了。」
 
阿妹簽完,把筆跟本子一同交給他。「事實是你為了保護市民才會傷人,而且他也沒真的腦震盪、也沒有要起訴我們啊,你就不能為皆大歡喜的結局高興驕傲一下嗎?難為我一直在炫耀……
 
常江揉了揉額角,把筆轉了一圈,開始簽到。
「我才不想走在街上被常sir前常sir後的叫,晚上就算了,連白天都這樣真的受不了。現在可好,我想這條街沒人認不出我了……
 
……為什麼你這樣討厭別人認出你是警察?早班的同事也有可能分身不瑕,那市民在白天有危難的時候認不出你又要找誰求救?」
 
那時候,常江還沒有注意到阿妹的聲調有一點點冷下來了,只是邊簽邊漫不經心地回話,「如果連白天走在街上都使來喚去的,光想就……
 
「常江,到底你為什麼要來當警察?」
 
常江聽到阿妹這完全有別以往的、嚴肅認真的語氣,便也抬起頭來,與那灼灼的目光對視。
阿妹微皺起眉心,對他說,「如果我們一脫了制服,市民就連住區巡警都認不出來,那我們當巡警還有意義嗎?我不是說你不適合當警察,你體能、視力、反應都比我好很多,像你這樣的人明明可以直接考督察,為什麼不去考?為什麼要來當PC?只因為你爸在警察內部的*BBQ聚會中被人問起『你兒子將來也是警察吧?』,然後他答了『當然』?只因為你不能讓你家族丟臉,你叔伯兄弟全都是警察,所以你也得加入常家警察家族?……你究竟為了什麼?」
 
他握著那本殘舊泛黃、為了市民安心而擺出來的簿子,他還維持著握筆的姿勢。
完全失去了時間的感度,完全不知道自己與阿妹對望了多久。
他一個問題都沒答、一個字都沒回應。他答不出來。
良久,阿妹稍微低頭把警帽戴上,然後直直往前走。
常江低頭,看到自己停佇在空白位置的筆尖,因為停留太久而在紙上渲出深藍色的圓點。
他從斷點的地方繼續寫,然後追上前頭那漸行漸遠的身影。
但他們一前一後,維持著一段不遠不近的微妙距離。
 
常江開始生氣,因為警察雖然是一個系統,但畢竟包含的是一個個獨立的人、獨立的思想,他喜歡怎樣當警察干人屁事?阿妹也許很熱衷於當巡警、很享受跟街坊閒聊、也從街坊的感激中獲取了莫大的滿足感跟使命感,所以才他媽的毫無大志到連升級都不想,只想當死一輩子的PC
但他不是,他從一出生就不是那樣,沒必要把他弄得像一個倒模而出的警察人辦。
 
常江生氣,他也有千千萬萬個理由可以發脾氣,因為是阿妹先來惹他的。
阿妹一直沒有過來與他道歉、又或是若無其事地與他閒聊,化解這場突如其來的紛爭、化解他們之間僵硬的氣氛……但他發現,他越想越氣並不因為以上千千萬萬個理由。
也許只是因為……阿妹並沒有給彼此下台階。
那讓他剛剛差點脫口而出的一句『為了你』顯得太可悲、太可笑。
意識到自己在生氣的是這個,感覺更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