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3307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知更-第二章 草窩、上


葉律聽見房門後傳來人聲,知道不久後就有人要出來了。
於是鼓起勇氣敲了敲門,那隻拳頭顫抖得厲害。
門很快就開了,一手撐著門框的就是藩望。
 
「那、那那個......
 
葉律大吞口水,微微仰頭看向那不比闌雪遜色的萬人迷。
藩望似乎剛洗完早澡,脖子上掛著毛巾,但髮稍上的水一直滴濕T恤。
主唱好像要把他看得更仔細般,一手把濕髮耙後,瞇起眼睛湊近他......
葉律覺得自己的心臟快爆炸了。
 
「那個,這、這是給闌雪的,麻煩你拿給他!謝謝!」
 
本來就沒打算直接面見校草大人,葉律照計劃把紙袋遞出去。
因為用力過猛的關係,簡直像他用袋子狠揍藩望胸口。
「喔......」頭髮及肩的男生反應不及,低頭抓著紙袋。
在葉律想轉身逃跑時,卻被抓著手腕。
 
「等等等等......
帶著溫暖熱氣的大手把他拉回原位,「所以你,就是那個財務?」
 
『那個財務』是什麼意思?『跟室友提過蠻多次的』同樣意思嗎?
葉律心底天人交戰,這個頭硬是點不下來。
 
藩望確定地提高了聲量,「所以你就是那個使勁把我家小雪往死裡去整,一直欺凌他的那個文大財務吧。」
 
葉律才要點頭,立即被那一個又一個扣在頭上的大帽子震驚了,嚇得閤緊嘴唇把腦袋搖得像博浪鼓。媽啊!老天爺就別再玩他了吧,他這麼一粒塵埃怎會招惹到校草集團啊!之前尚學長事件已足夠讓他知道闌雪的室友們多同心同德了!
 
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那可樂噴泉。
他用可樂顏射闌雪的一幕好死不死被經過的女同學看見了,從此就奠定了「文大財務在霸凌體藝校草」的鐵掙掙事實。
他是不是犯太歲啊?他又沒有故意搖晃那罐可樂......由始至終只碰過拉環,怎會衰到這場步?他各式欺負闌雪的故事在兩校之間瘋傳,已經演變到他逼闌雪跪在他面前,然後他瘋狂搖晃可樂,把汽水底朝天地倒光在闌雪頭上了......
那汽水還是闌雪自己掏錢買的!聽說他還故意把汽水置在褲檔中央!
 
這下子葉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雖然闌雪一直跟他說這是意外不要緊,還阻止他跟著進洗手間清理,他當時內疚得想直接剝走闌雪的衣服去搓洗。闌雪讓他先行回去開會,稍後也回來了,然而那充斥在會議室的淡淡可樂甜味、闌雪白襯衫上的褐色污漬、還有半乾不濕的頭髮......簡直像箭矢般一根又一根插在他心頭上。
為什麼闌雪你今天要穿白襯衫啊啊啊啊(雖說他穿白色很好看)!
那擱在他面前的可樂地圖還有會長的怨恨眼神......葉律也不知道自己怎熬過那場會議的。可能想讓體藝校草快點去煙滅「被文大欺負」的痕跡,會長很快就叫散會了,當他追上闌雪想付他乾洗費時,闌雪說「沒關係,這是便宜貨,我等下就丟掉,你也別在意了」。
 
闌雪何止男神,簡直是來普渡眾生的天使啊!
但闌雪是小天使不等於他的夥伴不會來滅了他,於是他拿定主意,買了跟那件白襯衫差不多款式的,還在紙袋裡放道歉字條,希望闌雪真的原諒他。
他本想紙袋一拋就了事,不想連籤王都被他一索抽中了!
「你聽我說,這是誤會、這真的是誤會,我我從來都沒想過欺負闌雪......我是不小心手滑了才把茶潑到他,汽水也是......我只碰了拉環.......
 
籤王--看起最不好惹的藩望露出饒有興味的表情,把他的手腕拉近自己,越舉越高,「喔喔?只碰了拉環嗎?怎麼我聽回來的是你把可樂放在褲檔位置,顏射跪著的小雪,還把整罐汽水倒在他頭上?所以老子看著闌雪搓衣服搓了一晚也是誤會囉?」
 
闌雪搓衣服搓了一晚?他不是說回去就丟掉嗎?
「我買了一件新的襯衫賠他,就放在那袋子中,真的,你看看吧......
葉律被抓著的手腕越吊越高,嚇得臉都青白了,這惡霸會不會突然揍他肚子一拳,還是直接把他吊在橫樑上啊?
 
藩望依言看了看紙袋上的牌子,擠眉弄眼。「喔?這可不便宜啊。小雪那傢伙平常穿的衣服都是十元八塊,還要等Final Sale才捨得買,你之前噴了幅地圖的襯衫好像才70元吧,他竟然還能站著搓了一整晚,真服了他......
 
葉律聽畢立即給內疚沒頂,整個心漲得酸澀酸澀的。
他還以為闌雪的衣服絕對是名牌,價格高得嚇嚇叫,還瀟灑的說丟就丟......想不到闌雪這麼節儉珍惜啊。校草真是穿地攤貨都穿出高級時裝的況味來。
 
許是看他的表情不對,藩望把紙袋隨便向後一丟,鬆開他的手。
葉律以為賠了「湯藥費」就沒他的事了,沒想到男生的大手下秒就掐著他的下巴,左右扭動,檢視貨品般看他的臉。
「啊啊,難怪小雪一直不肯讓我找你算賬,你完全就是闌雪的類型啊......
 
闌雪的類型?什麼類型?被顏射也得到原諒的類型嗎?
 
「讓他放心不下的類型。」
藩望很好心地給予答案,自言自語,「比由由更叫他放心不下也不容易了......
 
「死開。」
這時候藩望身後有人抬高了他擋著門的手臂。
一顆腦袋鑽了出來,來人揹著背囊似乎準備去上課
葉律眨眨眼睛,在心中數算:闌雪、藩望、還有褐髮高個子男生......
為什麼這間305房好像會產子般不斷冒人啊?
他才側頭去看門牌的功夫,藩望已把他拋諸腦後,去追那冷酷男生。
 
「琤琤!喂,蔣琤,你等我換好衣服跟你去吃早餐吧!」
 
「不要,我遲到了。」
 
「幹嘛一大早就生氣啊!?性格超差的......
 
「我要遲到了你們沒人叫我起床。」
 
在他研究著並排而下的四個名牌時,藩望風風火火地衝回房間,又風風火火地抓著外套跟背包衝出去,快跑到走廊盡頭時突然想起什麼,轉頭一手指著他,「再欺負闌雪我跟你沒完!」
 
是他的錯覺嗎?怎麼藩望「警告」他的時候帶著笑意?
像發光體般的藩望走了之後,連空氣都清冷不少,葉律一振心神決定回去了。
看著那要關不關的門,自然地幫忙關上。
快要閤上時,有股相反力度把門拉開。
 
......葉律?」
 
T恤只套了半邊肩膀,顯然接著去洗早澡的校草華麗現身。
撲面而來的熱氣跟色氣都快把葉律撲懵了。
......不,我真的只是來賠償「湯藥費」的,你們不用像戀愛攻略遊戲中的男角般輪番出擊啊,再來一個補位的「早澡美男」他就會噴鼻血直接退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