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知更—第一章 校草、下


毫無疑問,他跟校草活在同一地面兩個世界。
一個醜胖子瘦下來了還是醜,而他沒有豐厚的魅力藏於那副又大又老土的眼鏡後,唯有這點沒有忠於校園劇老梗。大學不比中小學,課堂中的人來來去去,除了宿舍室友必須深交之外,誰也沒壓著你要在班中交好朋友。他家離學校有段距離,不住宿舍,因此跟誰都是點頭之交,從不覺得特別寂寞。
 
不,也沒人無聊到在大學時還搞欺凌把戲,他沒被欺負。
只是他也不想開始被欺負。
嗯,校草先生可能是好人,但葉律可是親眼看見他揍人的——而且手法還不怎麼光明磊落。呃,闌雪當時可能只是怒火掩眼,急於為朋友討回公道……他看戲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就沒想過很快就會跟那暴力狂產生交集。
葉律看見鄰校學生會幹事名單時,腦中只有兩個字:完蛋。
他這麼一個來湊數的數學白痴跟闌雪的合作肯定會磕磕碰碰,若闌雪被他的笨手笨腳惹怒了,給他來一下那怎麼辦?因為向老師打小報告肯定更慘,所以接下來他的人生會朝著「被cool kids」直線衝去。
不逃不行啊!誰叫他第一天去端茶給闌雪時就整杯潑到他身上!?
 
「葉子!」
 
突然一聲呼換把他嚇得整個跳起。
他轉頭看見會長一手撐著門,另手舉在額旁跟教授說抱歉。
會長與他視線交匯後打了兩下響指,催促他快點出去。
 
「會長,課還沒完……
 
「我就是趕在課完之前來抓人的,你上次開會時臉上寫著「為什麼我不蹺掉會議」。闌雪提早到了,他有事要跟你商量,快點過去別讓體藝說我們沒禮貌!」
 
近日壓力來源——聯校學生會會議在今天再度舉行,他本打算提早溜回家的,想不到會長竟然早一步來逮他。「他提早那麼多到才是沒禮貌吧,沒理由要我蹺課去招呼他……
 
會長擺出不可錯認的猙獰表情,一手抓起他的手臂拉走他。
「你有理由,而且你會做。你想給校草後援會那群瘋婆子機會顯露她們苦練的招式,我不管,老子還要追體藝的女生呢!」
 
「我會去的!會長你相信我,只這課真的很重要,下課之後我立即趕……
他說謊,他連這課是什麼都記不起來。
 
「綠葉,你聽我說。」會長低嘆一口氣,表情認真沈重地握著他的雙肩,「我不管你之前跟那條草有什麼過節恩怨,可能你只是不爽他長得那麼娘、態度那麼跩,但是你也該停止了,我才當上會長還不想那麼快死。」
 
「停止什麼……
 
「別跟我裝傻了!平常你愛欺負誰就欺負誰去,我又不是老媽子才不會多管閒事,但你也別整他整得那麼明目張膽,你讓我很為難……
 
「你的意思是…………欺負闌雪?」
 
「葉子啊,你別當我們盲了,你從第一天開始就處處整他,難為闌雪好脾氣一直被挑釁也不發火,但他之前跟尚碧落打架的事兩校都知道,他是條草也不是吃素的,或吸二氧化碳的……反正你懂我的意思!我不想你們在學生會大打出手,好吧?」
 
「但我沒欺負他啊!」這真是本世紀最大的誤會,他何德何能欺負闌雪?他沒被欺負已經要感天謝地了!「這是哪來的流……
 
「好了,我親眼看著你第一天端茶給闌雪的時候就把茶潑在他身上每次要你跟闌雪去算各個社團的建設經費時,你都故意算出偏差數百萬的答案,離正確數目幾千里遠,要闌雪重頭全部再算一次;之後問你所有關於賬目的問題,你都用眼神命令闌雪去答去做,更別提上次還一手搶了所有資料,讓闌雪那兩個小時只能坐著乾瞪眼,我散會後讓你影印一份給他你還逃跑……
 
不!
不不不不不——冤枉啊大爺!他只是面對闌雪時太緊張了所以控制不了手腳,活像肌肉痙攣般搞砸了所有事情,他、他算簡單加減題都會出現差天拱地的偏差是因為被姓闌的高材生一直盯著很緊張啊,他數學本來就很爛……
他對闌雪避之則吉的行為被定義為欺負!?
 
葉律有怨無路訴,才張了張嘴巴,就被會長用手勢制止。
「我不否認看見那條草被你壓得抬不起頭是有點暗爽,也不知道你哪來的膽子去欺負體藝校草,現在看起來你就是老大,所以是時候叫停了,我們會被他後援會那群瘋狗殺死你知道吧?有人跟我保證過死法絕對夠創新……
 
「但我真的沒有欺……
 
葉律像被撈上水的金魚般張了又張嘴,好不容易得了空檔又被打岔——
「抱歉,不是故意打擾你們,只是想知道會議開始前可不可以跟葉律說兩句?」
 
他倆轉頭就見抱著兩個文件夾的闌雪從會議室走出來。
會長二話不說,笑容可掬地把他給賣了。「當然當然!我們的生計就交給你倆財務大臣了!」
 
會長把他推得一個踉蹌之後就竄進會議室,他恨不得跟著躲進去,但撇下闌雪一人的話太沒禮貌了,而且這樣會不會又被定義為「欺負」啊?
若闌雪夥伴們都以為他一直在不遺餘力「欺負」他的話,他絕對屍骨無存……
「闌、闌同學你找我有什麼事呢?資料我已經全給你了,我一頁都沒有……
 
闌雪盯著他的深黑髮旋好一會兒才開口,「你叫我闌雪就可以了。」
 
「闌、闌雪,你找我是為了?」
 
校草大人似乎很不滿他那先天性斜視眼疾,非得等他雙目迎視才肯開尊口。兩人一直沈默對恃也不是辦法,葉律極力把目光扭回來,正視闌雪。
那據說被他變換法子欺負得很慘的校草,在四目相對時瞇起眼睛,那雙漂亮得像畫上去的眼睛裡波光流轉,溢出溫柔。
就算葉律是正港的大男生也不禁為此心跳加速,更別提女生們死得有多轟烈。
他忽地覺得喉頭乾涸,不得咳咳兩聲清喉嚨。
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起痰」*,也可能這只是闌雪在發出「你死定了」的訊息,他不知道,唯一確定的是眼前這男生真的很好看,完全犯規。
 
「我知道你手上一頁資料都沒有,你全給我了,所以我複印了一份打算在開會前給你,讓你有時間研讀。」
 
闌雪把那訂裝精美的文件夾遞給他,他伸手接過那燙手山芋。
校草不可能對他這樣好,難道文件夾中有什麼整人陷阱嗎?紙頁上灑了癢癢粉?一翻開就有假蟑螂?葉律忐忑不安地翻開文件夾,但裡頭乾乾淨淨,有的只是整齊分類的賬目資料還有密密麻麻的答案。常有人稱讚葉律寫的字很好看,他覺得闌雪的字比他好看十倍——為怕他太笨看不懂,所有答案後都有註解。
分不清是不是感動(或許闌雪只想炫耀?),葉律一時無語。
 
「可能寫得不是很清楚,若你有什麼看不懂可以問我。」
 
學生會事務說到底也是課外活動,校草對課外活動也這樣認真嗎?
什麼複印了一份提前給你……那姿態完全就像他的小弟啊!為什麼闌雪會如此甘之如飴?若其他人看到的話又以為他在欺負闌雪了……
「那就謝謝你了,我先……
 
葉律用眼神跟腳尖示意想先進去會議室,迴避這奇怪的氣氛。
但闌雪先一步開口,「離開會還有五分鐘,我想去買飲料。」
 
……你想去買飲料就去啊幹嘛告訴我?
 
「你渴嗎?」
 
「我嗎?我是有點口渴,不過你不用……
 
「去買飲料吧,我請你。」
 
闌雪一直延長兩人獨處的時間想幹嘛?是想帶他到人跡罕至的地方算清舊賬吧?若他拒絕會否被揍?嗚嗚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啊……
也想速戰速決的葉律一咬牙關,悲絕地點了點頭。
 
闌雪與他一前一後走到走廊轉角的自動販賣機前。
兩人中間的距離大得可以塞下一輛矯車,葉律保持安全距離地看著闌雪投幣、拍選按鈕……是說這人手一張八達通*的時代,他好像有點久沒看見別人用硬幣了。
闌雪轉頭尋他,看見他離得超遠時也愣然了。
「你想喝什麼?」
 
他把闌雪當細菌般避之則吉的舉動很失禮,但他親眼看見闌雪像現在般文質彬彬、腳踩蓮花地走向尚學長,都快背綻佛光了,然後狠狠揮他一拳。
誰知道有隱性暴力傾向的校草何時失控?而他好像無意中得罪了他不止一次。「你、你把我叫來這邊有什麼想說的嗎?那次紅茶灑出來是意外,我真……
 
闌雪爽快點頭,「我是有話要跟你說。」
 
「其實我也猜到你想說什麼,若我讓你揍一拳就一筆勾……
 
「我想問你喜歡喝什麼。」
闌雪眨了眨那雙深邃沈靜的眼睛,「首兩次會議時你手邊都放著奶茶,然後第三、四次會議時你喝烏龍茶,這是第五次開會,我想問你比較喜歡喝什麼。還是沒有固定的喜好
 
這個回答完全不按理出牌。
想不到闌雪對一個不熟的鄰校同學如此觀察入微,連他都忘記之前開會時喝什麼了(誰會記著啊?)。明知道這可能是闌雪Hulk化前的平靜,還是被吸引般漸漸接近自動販賣機。「是茶都好……
 
他與闌雪的同時瀏覽著這部販賣機的「茶類」,眼睛動作出奇同步。
在他糾結於烏龍茶還是茱莉綠茶時,闌雪道,「茱莉綠茶?」
 
「好的。」
 
闌雪勾起微笑,好像想到什好玩的事,「大少爺也喜歡喝這些玩意,你跟他還是挺像的。」
 
察覺到他的疑惑眼神,闌雪邊彎身去撈飲料邊解釋,「洛由由,我的室友。他家非常有錢,是名乎其實的大少爺,有時候我們會叫他外號。」
 
「我猜他也喜歡喝茱莉綠茶?」
 
「他喜歡有口味的飲料,不管我告訴他多少次那只是食用香料跟色素。」
 
肯定是闌雪起身並把飲料遞給他的動作太快,又或是他太杯弓蛇影。
闌雪握著瓶蓋,把樽身遞給他時,他下意識就用手臂護住臉。
「嗯!」
 
……
 
…………
 
……………….
 
想像中的衝擊——闌雪拿樽砸他——並沒有降臨。
葉律極度緩慢地放下雙手,一張臉既紅又燙得可以煎蛋。
闌雪還是維持同一姿勢(可能是石化了),他怯懦輕聲謂,「我……那個……
天啊!就是現在這分這秒,快天降外星隕石來砸死他吧!他只想立即消失在闌雪面前!他不想再做人了啊啊啊——
 
闌雪的聲音中果然添了笑意,「你以為我要打你?」
黑髮男生俐落地把瓶蓋扭開再遞給他,彷彿確保自己不會拿樽砸他。
 
「不、不不!我想都沒有想過,但你知道,有避無患總是好的……
葉律羞憤欲死,瞧瞧他都做了什麼蠢事啊?難道他在闌雪眼中還不夠蠢嗎?
可能闌雪純粹是個愛照顧蠢蛋的好人,一直都只是他想太多了!
男神之所以為男神是有原因的,怎會無端出手揍無仇無怨的路人甲?
他立即走到闌雪身邊接過飲料,「謝謝你,但你不用請我,無功不受祿,我把錢還你吧……
 
闌雪露出思考的表情,然後把手上的汽水遞給他。
「那你就替我拉開勾環吧。」
 
「拉開勾環不是……
 
「我不擅長拉勾環。」
 
不擅長拉勾環是怎麼一個概念?常把拉環拉斷嗎?不夠力氣拉?
別人都說到這份上了,葉律也不好推托,抱著「校草也有背人流淚的辛酸啊」的同情伸出手。他下意識想跟闌雪保持距離,只伸直手臂,用食指拔起勾環。
環口還是向著闌雪,而葉律甚至沒打算出手轉向自己。
看著他不好著力的彆扭姿勢,闌雪發出直球,「你討厭我?」
 
「不!你在說什麼?我不討……
 
噗——
拉環扯開了。

下一秒,可樂噴泉直直顏射上闌雪的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