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3307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知更—楔子+第一章、上


 開門、打開鞋櫃、換鞋……接下來只是一連串孤獨的聲音。
他把公事包放到平常位置,同時注意到茶几上的字條。
擺得方正的半張A4紙,還有旁邊的一疊原稿紙。
那疊原稿紙中大部份紙頁都曾被撕成幾大塊,如今已黏好。
闌雪沒有拿起那疊原稿,只執起字條。
 
【希望你與小說中的男主角幸福快樂】
 
字條上只有那麼一句,沒有落款沒有日期。
闌雪原地站立瞧了良久,才彎腰把字條放回去,位置分毫不差。
他不打算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不,他暫時裝作還沒發現那張字條,他只是延遲處理。他會處理的。
 
他只是……太累了。
明知道他現在應該抄起公事包,然後轉身奔跑(彷彿這樣就不用等待電梯似的)下樓,漫無目的地在行人道上狂奔亂竄,撥給那人的好友查詢他的下落,瘋狂找他……就像那個人愛窩在沙發上抱著冰淇淋去看的言情劇。
但他甚至沒足夠心神去發現家中少了些了什麼。
他立即去找他,然後呢?再一次為他是否自卑而爭論?或再聽一次那個學生哪點比他優勝,比他更懂得體諒與聆聽,完全理解他的需要。
啊啊……不行,不能是今晚。
他明天還得上庭。
 
正想移動僵硬的雙腳,就聽到由細至大的手機鈴聲。
他自公事包中掏出顯然跟他槓上了、響個沒完的手機,屏幕上顯示:
【大少爺】
到他回過神來,手機外殼的碎片已崩彈上皮鞋頭。
他把手機狠狠擲在牆上。
 
他痛恨自己蠢到竟然還沒把通訊錄的名稱改過來,他應該要的。
也難怪葉律決定離開他。


***


第一章 校草
 
你知道校草是什麼嗎?
啊啊,就是那個你知道自己沒好到值得擁有的男生。
不是每間學校都有被女生眾星拱月的幸運兒(到底是否真幸運就不可而知了),至少葉律的中學沒有,而他的大學校草好像是叫尚碧落的學長,好像。
因為女生們對於是否把這榮譽交給花心大蘿蔔還議論紛紛。
 
嗯,反正現下勉強可以算是校草vs校草吧。
葉律本來靠在走廊欄杆上看書,那是個有點乏味的故事,只是精神潔癖逼得他無路可退,只得從頭到尾把每個字看進眼裡……
突然右手方傳來女生興奮叫聲,呼喚小夥伴快從教室中出來看戲,他低頭一看,才發現籃球場有人在打架。都是血氣方剛的青年,偶爾打架也不奇怪,不知為何女生們嗨得像嗑了藥般,呼朋喚友手勾手熱烈關注,差點把他都擠走。
 
兩條人影晃來晃去,他瞇起眼看了好久都搞不清楚誰打誰。
依女生們的關注程度來說,其中一個是尚學長。
另一個則是……
 
「藩望—加油!別輸啊!哈哈哈哈——
「喂,你有沒有搞錯?當然是支持咱家校草啊,你幹嘛替藩望加油!?」
「沒辦法,他帥啊!」
 
是藩望啊。
托旁邊兩個女生嬉笑,葉律才知那看起來很眼熟的主角是誰。
他的大學跟藩望的大學是相鄰姊妹校,因為學舍位置偏因此均設有宿,兩者設施很多都是交疊共用的,多少知彼此學校的風雲人物。藩望是樂團主唱,似乎頗受女同學歡迎。
 
才眨眼時間,打架就進行到白熱化階段。
旁邊的夥伴們看他們打得越發激烈,兩個上前勸架的都被誤傷了,因此漸漸不干涉,只圍成圓。尚學長一時不慎被側踢中膝蓋,跪倒地上,惹起女生一陣驚呼。
藩望見機不可失,立即撲坐上前,把尚學長壓在身下狂毆。
當葉律想再這樣下去肯定見血,該有人來插入調停時,事情有了變化。
 
兩個男生跑進籃球場,直直衝入圓中心。
其中比較高的褐髮男生張大雙手,擋住錄拍打架過程的某人手機鏡頭。另一個黑髮男生卻古怪地走遠了,去抱起那顆被冷落的籃球。
葉律猜不著他去找籃球要幹嘛,眼珠子好奇地跟著他轉。
黑髮男生拿著籃球回去,站在打得爽快的藩望面前,似乎喚了他一聲。
藩望抬頭了。
下一秒,那顆籃球就精準砸在藩望的臉上。
藩望被砸得往旁邊跌坐,雙手捂住鼻子,在吼叫什麼。
 
「那是闌雪嗎?那是闌雪吧!」
「誰?那條體藝的校草嗎?我還沒見過他呢!哪裡?哪個是他?」
「那!看見了沒?黑髮的!他是來拉走藩望的吧!」
「對厚,闌雪好像跟藩望同房的!」
 
對於超乎常態的發展,葉律看得雲裡霧裡,旁邊女生不說的話,他還以為黑髮男生跟藩望積怨已久,是趁機來尋仇的。瞧那砸球的狠勁兒,怎看也不像室友啊!
藩望經那「友善的忠告」後也消停下來了,捂住鼻子坐在地上。
看得出旁邊的夥伴們均鬆一口氣,以為事情告一段落。
黑髮男生……是叫闌雪嗎?緩緩走到尚學長前面,彎腰向他伸手。
在替朋友向學長賠罪,希望他前事不計嗎?女生們一致地發出陶醉輕嘆。
尚學長也不是氣量狹窄的人,猶豫兩秒後便握上那隻手。
 
下一課快開始了。
他再不走的話就要遲到了,葉律懊惱自己看戲看得太入迷。
才想轉身擠出人潮外,就見闌雪握著尚學長的手,使勁把他從地上上來,向著他的面門就是一拳!
 
啊———
這急轉直下的劇情嚇得女生們尖叫。
葉律狠狠聳起肩膀。
噫,那一定很痛!
 
***
 
脖子,好痛。
為什麼時間會過得那麼慢……一秒好像一分鐘似的……
天啊,還要二十四分鐘才會散會,而且最悲劇的是這是兩校聯合學生會會議,為即將來臨的聯合文化祭作準備,換句話說,柴娃娃們根本不會管散會時間……超時什麼的都是定番了。
 
這好像是第四次聯合會議,這次在體藝大學舉行,而葉律早在看到鄰校的學生會幹事名單就感覺自己大難臨頭,但老天爺啊,唐僧去取西經的時候已經講好了有九九八十一難,而他甚至不知道這劫難有多少次!這也太殘酷了吧!
何況他跟學生會其他人算不上熟,只因為他是英國文化系的,而這次學生會在「文化」祭之前剛好缺個財務幹事,於是就把八竿子打不著的他硬拉去湊數……這下連隊友都沒有就要直接挑戰大魔王啊!
 
沒錯,體藝那邊的財務幹事就是闌雪。
那個闌‧暴力傾向‧雪,聽說還是自動請纓加入學生會的。
媽啊,他這數學白痴在老師「拜託」下要負責控制支出已經很大壓力了,偏偏對家還是看起來連腦袋也很漂亮的校草大人……
闌雪光坐在他對面什麼都不說,那不怒而威的氣勢已經壓得他抬不起頭——
其實是他太怕跟闌雪有眼神接觸,所以一直低頭,在筆記本中快看出自己四十五歲的命數,恭喜闌雪在第三次會議時終於確定他的真身是超級英雄——鐘樓怪人。那「身障也能加入學生會嗎」的好奇熾熱視線快燒穿他的頭頂。
 
「葉律,你知道找人來Set Stage需要多少錢嗎?」
 
他一嚇,猛地抬頭,並跟闌雪迅速地視線相交了一下。
「啊,那個……
Set什麼Stage?是在說操場中央的表演舞台嗎?
他之前做的功課好像不包括調查這方面的價錢……
正著慌,就見闌雪無聲而緩慢地動著嘴唇,想告訴他什麼。
 
22626?」
他吃力地拆解那張漂亮薄唇的提示。
而其他人臉上疑惑不比他少,「26元!?你知道我們在說多大的舞台嗎?」
 
除了數字之外其他的要用猜也太複雜了。
奉行沈默是金的闌雪開口,「我想葉律說的是每平方尺26元起跳。」
對對對!絕不是二十多元架設一整個舞台,怎麼可能啊哈哈……
他忙不迭點頭和應,跟彈簧點頭娃娃似的。
 
顯然大家都覺得雖然光坐著已有十足存在感,但基本就跟葉律一樣是個擺設的闌雪也比葉律可靠多了,(嗯,人都是以貌取人的,一個好看的擺設怎說都比較好),將資料推到他面前,「闌雪,我們剛剛討論過那舞台的大概尺吋跟要求,你可以去查一下這總共要花多少錢嗎?」
 
闌‧連腦袋都長得好看‧雪點點頭,二話不說把資料推到他們中間。
「我跟葉律會去查的。」
 
葉律聽到之後何止震驚,下巴都快掉下地了。
雖然他也有想過淌進這混水後免不了要跟闌雪合作,但、但沒想到災難來得那麼快啊!他還沒有做好赴死的心理準備!為什麼闌雪這麼乾脆地拖他下水!
 
其他人聽罷覺得自然,畢竟兩校聯合也沒道理只讓一個人辛苦。
咳咳,雖然葉律是個加減題都隨便算出偏差數百萬的數學白痴,但有闌雪幫忙一定沒事的。嗯,要相信校園劇男主角的主角神威啊!
 
葉律在震驚之下幾乎是有點粗魯地搶過桌面上的資料。
直到散會前,都眼觀鼻、鼻觀心地研讀場地要求,有看沒有懂。
他知道若他不慎抬頭,一定會看到闌雪的莞爾眼神。
雖然他只是一粒地面上的小塵埃,但被高嶺之花蔑視的話多少有點難受,就別提那朵花還有暴力傾向了。
 
***
 
好不容易終於散會時,已經超時兩小時了。
葉律覺得脖子既僵又痛得已經不是自己的,他可能需要去看脊醫。
在學生會長宣佈散會的時候,他像隻潛伏躲藏於草叢中,終於確定脫離危險的草食動物般,霍地跳起並拔足狂奔,展現出令人疑惑「我剛剛究竟他喵的看到了什麼」的速度。
 
他家會長遠遠怒吼「葉律,把你搶走的資料影印給闌雪」,他裝作聽不見繼續用扶著後頸的奇怪姿勢疾奔,然後狠狠一頭撞入校園劇的老梗——
 
「啊!」
 
被他擦撞到肩膀而步伐踉蹌的男生有點眼熟。
葉律忙不迭把人扶好,「抱歉抱歉,你沒事吧!?是我走路不帶眼……
 
「沒事沒事,只是輕輕擦到……
那身型高眺的褐髮男生定神與他對望,然後微微歪頭,「……你,該不會是葉律吧?」
 
他記起了。
這男生就是之前在操場勸架的藩望友人。
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我是葉律沒錯……
 
「啊!我真厲害!」褐髮男生笑得春暖花開,拳頭一鎚掌心,「你是文大的財務吧?闌雪跟你開過幾次會,有跟我提起你!那小子形容得真精準啊……
 
葉律面癱著沒有反應。
闌雪跟他朋友提起過他?提他幹嘛?因為他一開始就算錯了很多成本預算所以讓闌雪「印象深刻」嗎?他肯定回去抱怨他又蠢長得又憨舉止又古怪……
啊對,這就是他。
 
「事實上他跟我們提過你蠻多次的,不過他好像沒自覺……啊,闌雪!」
 
褐髮男生的視線越過他,並舉起一手招呼。
「阿琤跟阿望接下來有課,先去吃飯了,我等你一起吃!你們的會議也開得太久了吧……噢,掰掰葉律!」
 
葉律抓緊機會從男生的腋下鑽過去,突然想起那疊資料,便像個反應敏捷的美式足球員般轉身,把那疊紙塞到男生懷中。「麻煩你把這些給闌雪,謝謝!」
 
「好、好的……掰掰……
洛由由下意識地接住資料,然後向走向他的好友聳聳肩。
「被討厭了哈?」
 
如果冰妖也有人類感情的話,那應該是有點疑惑跟受傷的表情。
闌雪看著小財務逃走的方向,喃喃,「我長得很嚇人嗎……
 
「啊啊,絕對很嚇人。」
不過是相反意義上的驚人。
 
闌雪接過那疊既皺巴巴又凌亂的資料,邊與室友並肩而行邊仔細對齊。
餓到快胃穿洞的洛由由說等下要吃什麼,說到第三個選項時發現闌雪的沈默持續過久(就是闌‧要他說有兩個逗號的句子會死‧雪也是對餐廳有要求的)。
「你是打算兩秒後要殺了誰嗎?」
 
闌雪拋給他一個「這玩笑不合情理又不好笑」的經典眼神。
洛由由以下巴頤指他手上的凶器,「你的紙磚都可以敲死人了好不?」
鮮少見「這世界跟我沒什麼事」的闌雪如此心神不寧,無意識地整理又整理手中那疊紙,那角位快比切紙機切出來的還齊整。
 
闌雪把資料放進背包,很巧妙地避過與他的眼神接觸,在洛由由看來完全就是欲蓋彌彰。「我等你兩小時三十四分,不是為了跟充氣娃娃吃飯。所以我們要改變行程,先去文具店影印你那殺人兇器,上括號,這樣你就有藉口直接去找葉律了,下括號,然後才去吃午晚餐,OK?」
 
讓闌雪說出更欲蓋彌彰的話也不容易了——
「只是有點在意他一直避開我。」
 
「放心吧兄弟。」洛由由勾過室友兼老友的肩膀,「就算你是充氣娃娃,也是漂亮得嚇人那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