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1437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鹽狗2‧第十六章、中


快樂如浪潮慢慢退去後才感到戀人在輕吻他的臉頰。
做愛姿勢選擇不多,他用騎乘式是最能接受的方式,差別在弟弟不肯讓他轉過去面對他,惡質地讓他懷抱不安感自己吞吐陽莖,至於躺著享受的他從後欣賞著什麼風景……他壓根兒不想知道。
 
「下次去之前要先說。」
 
不可能。
要讓他說「蔣曦我要射了」或「我可以去嗎」光想就辦不到。
但他還是微喘著氣點點頭,感到汗滴從肩胛骨中滑落。為了不讓陽物桶到深處,他維持著半跪半蹲的彆扭姿勢,費盡渾身解數吞吐男人的碩大,時動時停的,好不容易到達高潮,但男人的陽具卻比剛剛大了一圈。
 
攀頂後渾身軟得連手指都提不起。
才想說「不要再做了好不」,戀人就先一步含著他的嘴唇,「讓我射進去。」
 
「我……
 
男人一隻手繞前,輕握著在吐泡沬的龜頭磨蹭,讓他的小腹立時收緊,「讓我射,琤。不然我就不吃你的咖哩。」
 
快熬煮到稀爛的肉蔬咖哩發出濃郁香味,光嗅都令人食指大動。
他知道性格不好的戀人說一不二,若沒法用身體讓他射出來的話,恐怕自己就要頭痛如何解決那一大窩咖哩。明明當初說想吃咖哩的人就是他。
 
戀人用濕滑的舌尖磨蹭他的嘴角,喚回注意力,「你該不會在想可以把咖哩分給誰吧?嗯?」
 
蔣曦彷彿他肚中蛔蟲,他的確在努力運轉離這裡最近的朋友家,雲朔應該會很高興地接下咖哩吧?畢竟當初他的咖哩在大學宿舍裡算是蠻出名的,對於這點還是有點自信的……「啊!」
 
戀人毫無預警地把他推倒在床上。
他短促輕呼,抬眼已被蔣曦的陰影覆蓋,被困在男人的雙臂之間。
「我已經忍耐得夠久了……」蔣曦聲音低啞地宣佈,把殘留在他眼皮上的幾根白髮掃上去,讓他完全露出額頭,「我要射在你裡面。」
 
他幾乎是有點出神地想著,任何一個女人都願意為這英俊男人懷孕。
年歲增長只添加了他的魅力卻無損神韻,真期待五年後的他。
這樣的台詞本該出現在氣氛好夜景美而香檳又錦上添花的場景中,讓蔣曦對著性感漂亮的姊姊訴說(這傢伙太適合姊弟戀了),因為他只能交出如此居家的對白,「……我等下還要去做飯,你是真的不打算吃麼?」
 
「那你就夾著我的精液去做飯、跟我一起吃飯,然後我們一起洗澡,我負責替你把所有精液都挖出來。」
 
他光想像蔣曦用粗長的手指把溫水帶進去,將半乾不濕地黏在腸壁的精液刮出來,直到刮乾淨為止,心裡就一陣寒慄,上次弟弟不顧他哭喊硬壓著他做這回事是什麼原因他已經忘記了,在腸道乾淨之前指不定他要高潮多少次,還會射空炮,這根本不是戀人間的溫存而是懲罰吧。「你射進去也不會讓我懷孕。」
 
「啊,你沒有抱過人不會懂吧。我就喜歡你餵滿我的精液跟我的味道。」
 
竟然語帶不屑地說他沒有抱過人,說到底這是誰害的?
「若我抱你的話,你也會充滿我的味道跟精液,這樣也可行吧。」
 
「可行啊。你要現在用我來破處嗎?來吧。」
 
說什麼用不用的,難道這佔有慾強到變態的男人會讓他跟別人好嗎?
弟弟用正經八百的表情邀請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他被引誘般伸手輕輕撫摸戀人的臉,記起自己當初怎麼會被弟弟吸引至萬劫不復,對啊,明明是他先對舉止酷似父親的孩子動心,起了絕不能讓別人知道的慾念,那時候在他床上伸懶腰彷彿炫耀優美腰線的孩子,怎麼就蛻變成壓在他身上的漂男人?怎麼說都應該是他抱弟弟才對……
當他痴迷地描繪著弟弟的輪廓時,弟弟側側臉,像大貓般把他的拇指含進去。
他因為指頭的搔癢而輕笑。
 
弟弟為成功逗他笑而得意地半瞇起眼睛,吐出指頭後突然道,「我忘記你射空炮的表情了,一定很可愛吧。」
 
完全不懂他這不按理出牌的感想怎來的。
——蔣曦剛剛應該跟他在想同一檔事,不行,絕不能讓意隨心起的弟弟得逞。
「你真的願意給我抱嗎?」
 
「教你怎麼主動的過程應該很有趣吧,就算真的讓你插進去,恐怕還是一副被我強暴的表情。畢竟我們要對著一輩子總得有點新鮮感,我還打算讓你穿古代服、醫生服還有其他的給我抱呢。」
弟弟邪佞地勾起嘴角,挺身握著自己蓄勢待發的昂揚,「現在,張開腿。」
 
床事後,蔣曦沒有真的讓他夾著熱暖的精液去吃飯,而是大發慈悲地讓他先去洗澡,還說替他處理快熬好的咖哩。剛剛男人握著他的膝蓋慢慢插入他,全程都沒有把整根陰莖頂進去,他輕聲呼痛時還被訓斥別說謊,如今竟然又變得那麼溫柔了。
 
……已經第四天了。
沒想到能留住蔣曦那麼久,他暗嘲自己像個使盡心計留下男人的情婦。
向來不是從此君王不早朝那一型的,能把蔣曦留在身邊這麼長堪稱奇跡。他說想24小時跟蔣曦在一起,那是真的,只是說服蔣曦放下手邊工作(當然不是公司而是他自己的事業)跟他離開香港卻有難度。
蔣曦的眼願意只看著他一人嗎?
願意全心全意聽他的話跟他走嗎?
他沒有自信,也只能見步走步了。他趁蔣曦還沒起床時列印出來的外國行程故意放在茶几上,做家務時的確看見弟弟拿起來看了,之後卻沒有任何表示,難不成是在等他再開口邀約嗎……
 
他邊擦頭髮邊走出衛浴間,決定晚飯時再跟蔣曦提起。
不大的客廳跟廚房一眼盡覽,爐子已關掉了,但不見戀人蹤影。「蔣曦?」
他把毛巾掛在脖子上,走近房間。「咖哩好了嗎?」
 
……房間也空無一人。
 
***
 
他把香煙放回架上,同時,T恤衣擺被拉扯。
他轉過身去就看見白髮凌亂,穿著殘舊T恤牛仔褲的兄長,分明是從公寓跑過來的,臉頰通紅還喘著氣。「……終於找到……你了……
 
他一手握著兩個蘋果,空出另手握著兄長的手。
因為穿得太少又受風,指頭冷得跟冰塊一樣。
 
兄長彷彿怕他會突然消失般,兩根手指勾著他的掌側,三根手指還抓著他的恤。喘順氣之後望著他說,「你出門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撥給你也不聽,出去的時候至少要帶手機吧幸好我想到你應該在超市……
 
他隨便地把猶濕的銀髮撫平,揚了揚手上的蘋果。
「蘋果。」他才是不懂為什麼蔣琤像個孩子走失的母親,焦頭爛額的,難道他離開家中十五分鐘就會被誘拐嗎?「你的咖哩不夠甜,我下來買蘋果。」
 
兄長在大學時期為了省錢經常連吃三天咖哩,窮出心得來,他煮的咖哩可謂體藝大學的傳說料理,秘訣其實只是加入大量蘋果與蘋果汁。
他剛試味後發現不夠甜,趁戀人洗澡時偷空來買兩個蘋果。
 
看到他碰到他之後蔣琤稍為安定了,鬆開T恤,用兩根手指勾著他的手。
因為握著蘋果,另一手又被蔣琤擄獲了,他只能用手背抵上戀人的臉。
「若新買的蘋果不夠甜肯定會被你囉嗦吧,我剛偷偷啃了一小口,確定很甜才拿了兩個。試試?」
 
戀人並不領情,「還得意洋洋的。你下次要出去前要告訴我一聲,還有,水果表面有農藥的你不洗就吃……
 
「怎麼了?難不成我在被人追殺而我不知道嗎?」
 
他微微側頭,兄長像被噎住般沒了言語。
吞下去的話最後湧上眉心變成小結,戀人垂頭扯緊他的T恤,「……你答應過我24小時都跟我在一起。」
 
「我沒答應吧?都是你在說的。」
 
蔣琤彷彿被驚動般抬頭默默看他。
 
「我不記得自有承你什。我現在是連1分鐘都不能離開你麼?」
啊啊,蔣琤惶惑的表情簡直不能再棒。
 
「不行麼?」
 
倒也不是不行,要看戀人的表現了。
不想讓戀人太稱心如意,他輕輕帶過,「哇,好沈重的愛情。」
蔣太傅雖然很會照顧他卻不會照顧自己,他牽起蔣琤的手,蔣琤沒有反抗,任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牽著他走,簡直是迫不及待地反握他的手。
他說,兄長是不是有點自暴自棄到豁出去了?
像束縛著他的手鐐腳銬於一席間全衝破似的,毫無禮貌的愛情。
他喜歡這個溫馴又甜蜜,異常聽話的蔣琤,暫時收起伶牙俐齒跟脾氣不是很好嗎?這段日子而來他任蔣琤「為所欲為」地索取,他很享受但卻不是傻子。
他離開兄長十五分鐘,兄長彷彿離水魚兒般尋找水源,找到他後如釋重負的表情都盡收眼底,明知道不妥,但感覺卻該死的對極了。
 
超市中的三姑六婆都瞪大眼睛看著他們這奇怪一對。
尤其蔣琤漂白了頭髮還帶渾身瘀傷,活脫脫像不良青年。
而蔣琤只顧悶著頭看著他的背影,整個世界只容得下他般。
被蔣琤執著地凝望與依賴的感覺竟恰如其分,似本該如此共生共存。
「還有其他東西要買麼?」
 
蔣琤好像搖了搖頭,發現他看不到後道,「沒了,我們回家吧。」
 
到底是有多想把他拘禁在只有兩人的國度?
早料到他的答案,他也是直直向收銀台走。
「琤,我在想,你什麼時候才會再開口要求我去旅行。」
 
……你看了資料後有沒有哪個喜歡的?我可以明天就走。」
 
「明天就走?明明之前裝得像個工作狂,現在有了我什麼都不要了?」
 
「我在國外也可以用上網辦公。」
 
「我想想,巴黎吧?你不是很想去看看蔣暖住過的地方?我們若能住她的公寓就能省很多錢了……
 
「對啊,那我等下就撥電話給媽。」
 
「遲點直接跟她拿鑰匙跟那邊管理人的聯絡方式吧。」
 
「嗯,我還在放傷假,我明早去找她。」
 
「抽煙麼?」
他拿起裝蘋果的透明塑膠袋,嘶啦嘶啦,然後再牽起兄長的手離開超市。
 
「嗯媽好像戒煙很久了。」
 
「不,那孕婦。撞傷你的孕婦。」
 
冰雪聰明的兄長肯定明白了為什麼剛剛他在一排香煙前若有所思。
「為什麼突然這樣問?她是孕婦應該不抽煙吧。」
 
「也很難說對吧?」他拎高正在牽的手,扳出手腕的部份,「因為你這裡被煙頭燙到了。」
 
……啊可能當時被飛脫的碎片給燙傷了,也可能是馬路疙,我沒留意。」
 
他轉頭看著兄長,勾了勾嘴角,「可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