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34006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鹽狗2‧第十五章、下(H慎入)

 
「所以你想用嘴巴替我做什麼?」
 
蔣曦用手掩擋著他的眼睛,提起蓮蓬頭沖走泡沬。
他因不安而隱隱顫動的睫毛碰上弟弟的指頭。
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只能伸手輕握著那物事,那熱度快燙穿掌心。
 
男人被他握著的時候渾身一震,本能性地挺腰。
他用指頭上下磨蹭著那層軟柔而被撐平的摺子,壓下去時摸到包裹其中的堅硬肉芯。蔣曦的陽物已經勃得十分完整,頂端繃得向上翹。
他的眼眸稍稍下垂,以指腹隨性地拈勾出鈴口的透明絲線……
一個月沒與蔣曦做愛,他不會承認有點渴望把蔣曦納入體內。
 
戀人發出壓抑又苦悶的嘆,「你嘴裡的傷如何?」
 
他把銀髮全往後耙,跪在弟弟跟前,單手虛握著昂揚。
蔣曦把蓮蓬頭放回架上,調整角度好讓他也沐浴在暖水中。
他沒有回答,舔舔唇然後吻了吻陽具先端,側頭把龜頭含進嘴裡。
「嗯……
還是操之過急了,那物事比口腔的溫度更熱,黏滑的愛液擦上舌頭,粗長的陰莖在臉頰頂出形狀。蔣曦彷彿為了讓他別把陰莖吐出來,用手裹著他的臉,似隔著一層撐薄的皮肉感受自己……
 
「看著我。」
 
他抬眼向上看見男人皺起眉心,同時享受著快樂與煎熬的表情。
沈甸甸的陽物就躺在他捲起的舌頭上。
蔣曦興奮到眼尾泛紅,「哦,好像在玩SM……
蔣琤知道自己完整顯露的臉蛋肯定慘不卒目,真想反駁說你哪次上床不像在玩SM,但嘴裡塞得滿滿的連呻吟都破碎。
 
「嗯、嗯哼、嗯…………
 
蔣曦的眼神露骨邪佞,一眨不眨,大刺刺地賞秀完全不考慮他的感受。
他為了讓蔣曦舒服而前後擺動頭顱,吃力地想把陰莖含到底。
先端頂到喉心的時候喉嚨猛地收縮,他被嗆得雙眼通紅……「咳、咳咳
「別含到底。」蔣曦把自己抽出來,拍拍他的背為他順氣。
他驚鴻一瞥,被口水浸濕的陰莖黏糊糊的,顏色比之前更赤紅,不宣洩出來還一直給予不痛不癢的刺激一定很難受吧。
明明不是第一次口交了,卻還是像生手般笨拙。
他喘氣緩解喉嚨痕癢,戀人體諒地想扶起他,「好了,別太勉強自己……
 
他一手握著戀人的手臂,麥色與白皙的手臂像兩條蛇般糾纏。
稍為挺背,他再度握著陽物把其慢慢吞食,一點一點地吞入直到不能再深為止,然後收緊兩頰並用舌面拍打敏感的龜頭。
吸啜與拍打的聲音清晰可聞,不知道蔣曦有沒有聽到。
「嗯、嗯哼嗯……
 
被溫暖口腔緊緊裹吸的陽具在彈動。
每次啜吸都感到新鮮滾燙的愛液淌流,陽根脈動不已。
手肘緊貼的男人大腿也在顫慄,蔣曦發出深重的喘息,夾雜低吟。
兩頰收緊第三次的時,蔣曦決定要忍受的就這麼多了,驀地握著他的下巴,開始擺腰,將陰莖塞進深處。「嗄……好棒……
攪拌口水時發出色情的咕嗞咕嗞聲。
那根燒紅的鐵棒瘋狂磨擦舌頭跟上顎,他光靠敏感的上顎就能乾性高潮。
半硬的包莖因為男人的低吟及腥的味道而勃得發痛。
 
「嘴巴,張開點。」
本來緩慢規律的抽插很快失去節奏。
他再沒法擺動舌頭,只能盡力打開痠痛的嘴巴,讓其成為另一組性器官。
口水滴滴答答打在自己的大腿上。
嘴巴快被磨得著火了,蔣曦半瞇起眼睛,雙頰泛紅地使勁搗撞著他的嘴穴。
當他想「糟了嘴角傷口快裂開」的時,男人竟然不忘把拇指塞進來,按著他的嘴角好讓傷口不再被衝撞。他心頭一暖,儘管這姿勢更似性虐待,活像蔣曦用單手拉開他的嘴巴強逼他口交。
 
「嗯……嗯、嗯!」
蔣曦抽插得既快又淺得像沒有離開過時,他已到達極限。
不得已抓住男人的大腿,想稍稍推開他……
他只覺得下巴被那超人尺作弄得快脫臼。
「嗯、等……」當他用勁抓著粗渾的莖根時,蔣曦因為他的力度而發出苦痛又甜蜜的低吼,渾身一震。「嗄不、等一下……
 
陰莖剝離嘴唇時發出響亮的噗一聲,被磨成白漿的口水成塌掉落。
蔣曦邊發出哄小孩的聲音邊把漲得恐佈的陽具餵回他口中。
「噓、噓噓……
滿佈其上的每一條青根都像快繃斷,「快了、快了……再忍忍,嗯?」
蔣曦邊把陽物塞到深處,邊抹走他眼眶的淚光。
 
「嗯、嗯、哈嗯哼嗯!」
 
「嗄真乖,我想射在你嘴裡。」
 
蔣曦死命擺動腰肢讓自己在他嘴裡橫衝直撞。
蔣琤不確定最後那五秒是如何過來的,只感到指頭深陷戀人的大腿,留下粉紅抓痕,但連那疼痛都成助興劑。
蔣曦興奮到雙目赤紅,手指與陰莖塞滿兄長嘴巴的畫面太煽,眼神連移開半秒都不願意。驀地一股寒慄從脊尾湧上,快感噴泉刷得腦袋空白。
浪花濺得他每個毛孔張開,連指尖都過電發麻。
 
鮮明的辛辣衝過鈴口,恍惚中的蔣曦及時把陰莖拔出來……
也許沒那麼及時。
噴薄而出的精液射了兄長一臉。
還張著嘴的蔣琤就這樣被顏射了,積累了一個月份量的思念證據濃黏地爬行,些許掛在白髮上。兄長回過神來,抹走眼睫上的精液,「……你說想射在我嘴裡。」
 
比起生氣不如說是困惑。
他把兄長扶起來,看到那被壓得通紅的膝蓋跟小腿就心疼。
可惜流竄在四肢百脈的快感餘韻是暫時最強烈的感覺。「我記起你嘴裡有剛結疤的傷口。來。」
 
他有點不捨地沖走那讓人性欲大振的畫面——兄長臉上沾滿他的精液。
著戀人張開被磨得紅腫的嘴巴,讓他檢查裡外的傷痂。
蔣琤乖順抬起臉,眼睛卻在意地向下望。
他知道他在看什麼——剛掙扎時刮傷了他的大腿,兩三道貓抓痕似的。
他卻打從心底高興兄長徒手在他身體烙
於是托起他的下巴,「眼睛呢?有沒有濺到?」,兄長會意地溫馴搖搖頭。
 
他倆一個月沒做愛了。
戀人為了他表現得那麼賣力,他當然得禮尚往來。
他問「冷嗎」,怕繼續在浴室裡互相愛撫會讓大傷初瘉的戀人著涼。蔣琤搖頭,「水溫剛好,但也差不多要出……嗯!」
 
不過虛握著那勃起的包莖,戀人便像燙到般蜷縮起來。
「噓、噓
沒想到兄長反應如此激動,他立即將他納入懷中,張手按著他的小腹,免得他抽動時扯到瘀傷。蔣琤緊緊皺眉,閉眼渡過這波無辜的疼痛。
 
他把那顆濕漉漉的銀色腦袋安置到自己的肩窩。
嘴唇憐地壓住眉心直到鬆開,感到他放鬆下來便問,「要不要我幫你出來?嗯我會小心不弄痛你的。」
 
兄長沒有應答只是細細點頭。
為了獎勵此刻完全依賴的戀人,他用前所未有的溫柔與耐心,慢慢地把他帶上頂峰。每當懷中人痙得有點厲害時便停下來,等待繃緊的肌肉放鬆,再接續手活。
兩三次下來,蔣琤竟然用破碎的嗓音謂,「別折磨我……
 
他啼笑難非地啜吸兄長的嘴唇,像咬扯柔軟的橡皮糖。
「沒這樣想過啊。」
 
當兄長攀到頂峰時,落在他肩的溫熱淚水,不知道是痛楚還是太幸福所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