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全部個人誌已於台灣各店家上架!


★ 皚心皚+HG同人本『Hold Me Tight』售罄


★ 無冰同人本『下午茶組』售罄


★ 個誌『無極』『冰結』『韜虹』販售中


★ 商誌『赤色』『煙花』『裸奔』『女王』『人魚』『刺蝟』販售中
  • 226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遊牧人-第七章、非純粹、下


簡直像老天爺為了消褪他的『暑氣』而特別優待──
大鬼生日過後沒多久,就開始連場暴雨。
是下雨的關係吧,這幾天都沒見到大鬼。
說起來,常江從小便像貓一樣討厭雨天。
這狀況一直到遇上阿妹後才得以改善。
要問為什麼嘛?理由很簡單又有點難以啟齒,單單是因為……
「常江,我們這樣兩人撐一把傘好像在拍拖喔!」
 
兩個大男人共用一把傘,無疑是有點過於擠迫了。
讓自己跟阿妹的肩膀濕掉一邊絕不是什麼好滋味,只可惜另一邊肩膀貼肩膀的『肌膚之親』感覺更微妙,所以……「我又忘了帶傘子了,下午的時候看到外頭在下雨還想著一定要帶。」
這程度的謊言顯然也是架輕就熟。
 
「我倒是沒什麼關係。」撐著一把有『警POLICE察』白色標誌的大黑傘,阿妹拂走濺在警服上的水珠。「不過警局內有很多傘子,下次在briefing的時候可以拿一把……
常江抽出一張面紙遞給阿妹,阿妹接過後就擦著水跡。
他倆停在路邊,同處在一片薄布所籠罩的小世界下,此情此景有點超乎拍檔與老友的親暱。
不止其他人,甚至連冷空氣與傾盆而下、連綿不斷的雨點都被隔閡在外,讓他們顯得比平常更為緊密。
阿妹一點也不矮,常江卻比他還高一些。
當阿妹低頭整理制服時,總能看到那吸引他伸手去摸的髮旋,兩人的一呼一吸似在交換。
常江伸出手背拂了一拂他沾著水珠的瀏海,阿妹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頭……
已是熟悉到不會彆扭、亦不用言謝。
但不知怎地,無論他多想全心投入、認真地享受這得來不易的片刻,卻發覺自己並沒有以前享受,或許是氣溫太低,冷得讓他的頭腦太清醒了……常江想,其實他會想到要『認真』才能『享受』本身就很不搭調,以往也未曾如此。
 
「常江?」
 
「嗯?」儼然是個抽著『事後煙』般漫不經心,有點暈忽忽、陶陶然的慵懶應答。
 
「你有沒有發現要跟你熟起來很難,可是只要跟你熟了之後,你就會不自覺地常觸摸別人?」
阿妹倒是覺得這也滿有趣的。
常江是個懶理別人瓦上霜的典型,這樣的個性適不適合當巡警暫且不提,但跟常江稱得上『朋友』的人大概一隻手數得完吧,至少阿妹除了自己之外就沒見過第二個。
但常江意外地很臉冷心熱、刀子嘴豆腐心,跟他熟了之後他還蠻愛『動手動腳』的,還要是本人毫不察覺的情況之下,常江最初一兩次自然地碰他摸他時,他還在心底狠狠嚇了好大一跳呢。
 
「有嗎?」常江看著自己的手指,好像那是他指頭的自主意識而不是他主使的。
 
「有呀。」作為他死黨(也是被『非禮』次數最為壯觀)的阿妹肯定應答,「我都有特別留意,別說我,就說大鬼。你一開始連跟他說話都隔三步,現在?送禮物給他時你還親自給他戴上呢。還有Gin,你有多討厭小孩子啊!但之前才把他抱在大腿上,慢慢餵他吃雞仔餅乾……
 
「夠了。」常江舉起一手,制止阿妹連珠爆發地舉出更多『非禮的罪證』。
是這樣的嗎?他一向自翊極度地潔身自愛(正確點來說是沒人要被他愛),結果竟然只是個潛意識出手的慣性非禮犯?這……這太打擊了,他一時三刻很難接受。
 
「你還蠻常摸大鬼的……
 
彷彿嫌他不夠受打擊,阿妹補上重重的大絕招把他擊沈。
常江原地石化,阿妹毫無知覺地走了兩步。
連帶讓常江整個人都被拉離在傘外,灑了滿頭的雨粉。
阿妹走到第四步才發現老友『隱形』了,急忙跑回去,「欸,你幹嘛不……
話說到一半,阿妹瞪大雙目,好像越過他肩膀見鬼了。
「是他們!常江,是他們!」
 
「誰啊?」雖然阿妹如此激動,但常江轉過頭去,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他們』。
 
「他們!之前跟你提過的那群青年,我找他們很久了,好不容易才……我們快追!」
 
「你找他們幹嘛?我們是警察又不是社工!」
 
「能幫多少是多少嘛,再不追他們又要走了!傘……欸,我去追就好!常江你在這裡等!」
 
「喂阿妹!喂───」常江舉手想抓著阿妹的手臂,可是撲了個空,阿妹已經一馬當先地跑出傘外,以手掩頭、在傍沱大雨中奔跑,沒一會兒就消失在能見度很低的雨幕之中。「傘!我去追就好,你……
後頭的音階全部掉下去、逐漸消音,阿妹根本不會聽到了。
常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把手臂上沾著的水珠用力拂走。
總也不能站在人流稀疏的地方等阿妹回來,常江提步,往阿妹大約走去的方向追尋。
 
常江快步往前走,傘子在這時候竟變成了負擔。
驀地,他的視線被捕捉,但他尋到的並不是阿妹。
而是揹著大包小包、狼狽得很的紅髮青年。
 
***
 
平常紅髮青年開攤之前、收攤之後總有點狼狽。
無他,因為後頭揹一把吉他、前頭揹一個寶寶,還拿著裝尿布奶粉毛巾的大袋。
如今雖沒吉他卻多了把傘子,Gin雪上加霜地大哭特哭,Agnes忙著拿小手帕替他抿鼻涕……
連傘子都拿得東歪西斜的。
 
常江接近他。
這才看到青年整張臉也皺在一起、快跟小鬼一樣哭出來了。
「拜託你了,不要再哭好不好?爸爸拜託你不要再哭了,你哭得爸爸心都亂了……還是很不舒服嗎?爸爸在帶你去看醫生了,很快就沒事的……爸爸不是在帶你去看醫生了嗎?」
Agnes想要拍哄寶寶又想替他抹眼淚,不時走兩步又左顧右盼,好像並不清楚自己的目的地。
常江何曾見過他如此躁動不安,想哭又哭不出來?
 
常江接手替他拿著傘子,Agnes一嚇,還以為誰想來搶立即收緊手勁。
「是我。」他把Agnes的傘子收了,將他與寶寶納入大黑傘下。
這才看到Gin的異樣,Gin滿臉滿手的紅斑、眼皮浮腫,完全是慘不忍目。
臉上有好幾處紅班還帶了血絲,看來是被抓破的,難怪Agnes要抓著他兩隻小手。Gin瘋狂地哭著,眼淚像扭開水龍頭般,小手小腳不停地踢動,看得人心都揪成一團了。
「他怎麼了?」
「我不知道!他這樣好幾天了,我一開始以為那是普通的蚊叮,但之後越來越嚴重……他一直在哭、一直在抓,我不知道怎麼辦!你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了嗎?嗄?」
常江看他慌亂得不成樣子,也猜到這幾天不見他分明就是把自己跟生病的兒子困在屋內因獸鬥了,這傢伙是個新手爸爸,照顧孩子的經驗少得可憐,再這樣下去是要出事的。
他說的出事不是說Gin,而是Agnes,還真幸好他出來求救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那你打算帶他去那裡?我陪你一起去。」
 
「去醫院!我要去前頭的小巴站坐*小巴去醫……
 
「還去什麼醫院!?他都哭得快沒氣了你還想去等小巴然後去醫院排隊?他這些病動輒要排兩、三小時的,我們去診所!」
 
「我沒錢!我沒有香港的身分證,你知道醫藥費要多貴嗎?醫院本來就貴了、診所更加……
 
「過來!」
 
「我就說我沒……你想怎樣?我不……我坐小巴去就好!要坐計程車的話診金就……
 
常江光用腳趾頭想就知道現在的情景有多可笑愚蠢。
他穿著制服、撐著把警察標誌的傘子,然後跟一個市民在大街上拉拉扯扯。
常江撐著傘子走出馬路外截計程車,Agnes偏偏要跟他唱反調,一直避開他的手。
Agnes想要躲開常江越遠越好,卻又不能讓Gin再淋雨,於是二人只能你拉我撞的……
有撐傘子跟沒撐沒分別,常江從頭到腳都濕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部計程車。
那計程車司機還以為自己撞上了警民糾鬥、大氣也不敢喘地想飆過去就算,若不是常江一手指著計程車,大聲喝令他一定得停下來協助警方;若不是常江火大到把帽子脫下來,然後不顧一切地擲在擋風玻璃上,那司機不會嚇得立即踩油煞停。
事實上,常江死抓著Agnes的手臂時用勁得快令Agnes骨折,而且他確定自己比較想把Agnes過肩摔,而不是連人帶小孩一起拋進車廂內。
常江將掙扎個不休的紅髮青年『塞』進車廂內,甩上門,再去撿濕透的警帽。
他狠狠地拉開另一邊車門,把自己也拋進去時還在不停爆粗話,「我去你的!為什麼剛剛不停車?嗄!?你他媽的聾了嗎?連警察叫你停車都不停?你想我拉你去警局嗎!?仆街,若我不把警帽擲上車頭你是不是不停車了?答我啊你!」
 
……老、老大,我聽不到你在叫我啊,我以為……
 
「你以為什麼!?你以為直行直過當沒事發生就可以了嗎?你以為這樣就會輪到下一輛車倒楣?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拒載!你沒聽過警民合作嗎?你沒看過政府的宣傳片?警察辦事的時候隨時可以徵用你這輛破車!你剛剛竟然無視我?」
 
「阿sir你不要那麼火,我剛剛又不知道你在辦案……
可憐他只是陰差陽錯地經過這地方,想要避開麻煩是人之常情嘛,而且那警察指著他破口大罵,他在後視鏡看得膽戰心驚,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飆啊,那知道這是徵用?
 
常江實實在在是先被Agnes氣瘋了、被害得像隻落湯雞似的。
現在弄得別人車廂濕答答不止,還要無差別開炮亂轟才能消消心頭之恨。「幹,你還反駁!?你車牌幾號?我要抄下來。阿sir在問你車牌是什麼啊!?」
 
常江的無間斷的怒吼、司機囁囁嚅嚅的試圖解釋,加上Gin的哇哇大哭聲,整個車廂一時之間像個雞籠般吵。騎虎難下的Agnes只能加大聲量,在常江的耳朵旁吼。「常江,我說我沒錢你有沒有聽到!?」
 
常江一把將濕髮耗後,水珠濺得Agnes臉上一陣冰涼。
「我付!全都我付好了沒有!?你給我閉嘴坐好!」
 
「你付很了不起嗎!?再了不起你也得告訴司機要去哪吧───!」
 
Agnes此言一出,車廂驀地安靜了不少,常江跟司機都沒再吱聲了。
就只剩下Gin藕斷絲連、哭到出氣多入氣少的抽氣聲。
……也對,自他們強迫性『脅持』這部車之後他就一味炮轟、被他轟到三魂不見七魄的司機連話也不敢多說半句,只敢直直往前開。常江抹了抹臉,晦氣啐了句,「XX診所。」
 
好一會兒,Agnes只是緊抿著唇、頻頻抹著Gin身上的水珠。
但由於剛剛這爸爸是用整個身體護著兒子的,他們兩個像落湯雞,那小鬼根本沒有濕到多少。
Agnes抹來抹去不知道還想抹走什麼,兒子的眼耳口鼻嗎?
而且常江無論橫看豎看,也看不出那大鬼臉上有半絲『感激』或是『感動』的情緒。
……幹,這隻鬼究竟在生氣什麼?他有什麼資格去生氣?
他生氣情有可原,因為這傢伙剛剛要死要活就是不接受他的幫助,現在他要進行『警察的職責』難不成還得三跪九叩迫這『市民』接受了?還有那個該死的司機明明看見他,竟然還好狗膽到催油逃跑!直到此刻為止,他有十萬八千個理由足夠生氣。
而這死老外又憑什麼!?
 
……都說了車錢跟醫藥費全都我付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我就說我沒錢,你還死拉我去診所、死扯我進計程車!我以為我床底下藏著十萬是不是?」
 
「如果是你發高燒又滿身紅斑還沒腦到把自己困在家中三天,最後才跌跌撞撞地出來說要等該死的小巴去該死的醫院掛診,Fine!我才不會管你,這樣不懂照顧自己的人我管你橫屍街頭,早死早投胎算了!但現在是孩子有病,你不懂照顧兒子當初就別要死要活帶他出來!」
 
「你說我不懂!?你憑什麼這樣說!眠乾睡濕地照顧嬰兒的又不是你!帶著兒子離鄉別井的又不是你!你知道照顧一個嬰兒多難嗎?你知道我沒香港身分證會被人諸多挑難嗎?你知道我要替Gin換尿布的時候進去嬰兒隔間看見這樣多婆婆媽媽有多尷尬嗎!她們老以為我是變態!你知道一個晚上被吵醒四、五次隔天還要上班的感受嗎!?我又窮、Gin又體弱多病,為了儲錢給他治療我連續三個星期吃麵包,這你又知道嗎!你究竟憑什麼說我不會照顧他……
 
「我看到的就是你一個人死撐到快崩潰了!開口請人幫忙真的有這麼難嗎?」
 
「請誰幫忙?我還能請誰幫助!?我在香港一窮二白,父子相依為命、我只有我自己而……
 
「你不要說得自己有多偉大、有多可歌可泣,好像我跟阿妹是對死人!我從來沒有幫過你!」
 
「我就是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你不懂嗎?不要你替我付錢、不想從你那裡得到……
 
「那我借你!那算我借你好了吧?又沒說過你不用還!」
 
就是這樣!
正正就是這樣常江不懂嗎?他說不要這個人情,這男人就立即說那是借的、沒說過不用還。
Damn it!你能不能別對我這樣好───Agnes兩手抱著頭,指尖插進髮間。他簡直是呻吟出聲了,「不要再讓Gin更喜歡你、不要再直視我、不要再碰我!你究竟想幹什麼?明知道我喜歡阿妹的!我明明先喜歡上阿妹的,我最喜歡阿妹了啦!」
 
「那又怎樣啊?我也喜歡阿妹啊!而且我比你更早喜歡他、比你更喜歡他!」
現在是怎樣?有夠語無倫次,這樣大聲地吼他凶他是想即場來情敵單挑嗎?
 
「就是這樣啊!你也喜歡阿妹、我也喜歡阿妹,我們不應該……還是說,這是你對付情敵的計劃!?這半年來那些全都是你的招數技倆!?」
 
「那些到底是那些?而且我看阿妹連你在追求他都不知道吧!」
 
「夠了!你不要再給我裝蒜,現在就把話都說開!我告訴你,我喜歡阿妹、我最喜歡阿妹了,比你更喜歡阿妹,愛情是沒有先到後來的!我最喜歡阿妹了……
 
「住嘴,你喜歡誰不用跟我報備吧!?」
 
掩耳盜鈴的那個好像隔開了一切的外來聲音,一直在重覆堅定著自己的『志願』,「我最喜歡阿妹了我最喜歡阿妹了我最喜歡阿妹了我最喜歡阿妹了……
 
「我叫你住嘴!」煩死了,他要喜歡誰干他屁事?
 
「我喜歡說什麼你管得著嗎?你也不要閒著!跟我一起唸啊,快說你也最喜歡阿妹了!快點!」
常江朝天翻個大白眼,如果順著這瘋子的意思走可以稍為緩和一下瘋勁也值得一試。
他看這隻大鬼是因為阿妹完全忽視他的付出而陷入自憐自憫的瘋癲狀態了。
「我最喜歡阿……嗯!」
 
『阿妹』兩個指定的名詞還沒說完,下一秒,常江的唇上一涼。
嘴唇就被硬性地堵住了。
……什麼跟什麼啊!?
明明是你要我跟你一起唸以明心志的,我在說的時候卻一臉凶神惡煞地撲上來封住我的嘴!?
 
說是『撲上來』,這一組詞完全準確。
常江的警帽還掐在手中,慘淪落為洩憤的工具被掐到快變形了。
大鬼加小鬼兩人份量的重量不容小看,Agnes一手抱著Gin的屁股,另一手壓在常江的腦袋旁。
常江濕透的髮絲散落在椅墊上,甚至被Agnes的手壓得扯得生痛。
但此時此時,那微弱的痛感卻無人在意。他驀地化身為嬰兒睡床,Gin整個躺在他的胸口上,像表演大石壓胸口般又重又暖,更叫他喘不過氣來的卻是寶寶的父親。
先拿兒子當幫兇壓得他不能動彈,再像野獸般撲上來又咬又嚼、強暴他的唇?
常江唯一踩在座位外的大腿抖了抖。
 
他一手抓著椅背、另一手按在Agnes的肩膀上。
他的身高體格無論那一方面都應該比紅髮青年優秀,此刻卻連掙都掙不起來……
五指在皮椅背上嘶啦、嘶啦的刮下好多道白痕。
活像在計程車廂內直接被強上。
 
「嗯……嗯、嗯你……
 
常江覺得自己快被那土匪式的橫搶豪奪、半路截劫弄得快窒息時……
一直在震動的座椅停了。
他們顯然已到達目的地。
司機的臉紅得像關公,連後視鏡都不敢多瞄,只能直視著前方的診所,囁嚅地說一句:
……常、常sir,你們到了。我當然不會收錢!警民合作是我應、應該做的……
只是『合作』到這樣他還真是第一次見識,看來他的合作算是最低級別的了。
謝天謝地,只是他的計程車被徵用,而不是他被徵用。「如果常sir還要繼續徵用這輛車的話,大可慢慢用、慢慢用,我可以先走開一下……
 
常江眼前黑了一黑。
……媽的,為什麼連這個素昧平生的司機都認出他姓常!?
 

numnumber的俗稱,在這裡指警員編號
* 拍拖:拍拖,含有愛情成份的約會,亦可泛指正在交往
* 小巴:小巴(公共小型巴士)為載客量16人的載客車輛,作為巴士與鐵路的輔助與接駁交通工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